首页 同居(1v1) 下章
第23章 哭不出来
 闻烬蹙眉,明显不想再说话了。“不用。”闻国安转向蒋婉“是叫蒋婉是吧?晚上跟闻烬一起,去家里吃个饭吧,一家人难得聚一次。”

 “…”蒋婉摇摇头“他如果不想去,我也不想去。”她吃过家里的亏,即便不明白闻烬跟家里闹僵的原因,但她不想让闻烬处于不舒服的环境里。

 闻烬有些意外,他眉眼惯常没什么情绪,所以没人发现他视线里的异样。闻国安似乎也没想到,蒋婉也这么不给面子。

 他尴尬地笑了笑“行,尊重你们年轻人的决定,如果改计划了。可以直接过来这个地址。”他送来一张名片,上面有他们夫俩的电话,底下是一行地址。蒋婉接过,冲他点点头。

 闻国安看着她,说了句“他可能和其他人不太一样,希望你能好好照顾他,谢谢你。”那句‘他可能和其他人不太一样’像一把刀,蓦地刺了蒋婉一下,她忽然动了怒,冲闻国安道“我不知道你们之间发生过什么,但一个孩子在父母面前都得不到认可和肯定,那么你们之间也没有需要补救的地方。”

 她那样生气,以至于眼眶都红了。“是孩子的错吗?”“不,是父母的错!”“你们可能其他地方很出色,但教育方面肯定很差劲。”“没错,他是和其他人不太一样。

 但那是他的优点,我喜欢的恰恰就是他不一样的地方!”***回程的路上,蒋婉一直在哭。闻烬去买了巧克力送到她面前,哪知道,蒋婉看见这个,哭得更厉害。

 “哭什么?”他给她擦眼泪。蒋婉一直以为除了自己,其他人的父母都是很爱孩子的,可是见到闻烬之后,发现他可能比自己还惨,顿时就难受得不行。买巧克力哄人这招还是她之前去警察局的时候,那个警察告诉闻烬的。可他记到现在,他所知道的东西,不是网上看的。

 就是从其他人嘴里知道的。一点生活常识都没有,甚至不会害羞。和人相处的模式就是公平,平等。

 蒋婉越想越觉得,闻烬就是个被关在笼子里长大的孩子,就像她,在监狱被关了九年,出来时,都忘了怎么跟人正常交流相处,她低头擦鼻子,带着鼻音的嗓音问“闻烬,你以前住在这里吗?”闻烬点点头“嗯。”“我想看看你以前住过的地方。”她想知道,他以前遭遇过什么。闻烬垂眸看了她片刻,问“看完,你就不哭了吗?”蒋婉心口一酸,眼眶又要红了。她重重点头“嗯。”靠市中心的一套小区,进出要刷脸,闻烬牵着蒋婉进去时,刷脸核对不上,进去找保安签了字。保安大叔左看右看没认出他,等看见他的名字才恍然似地道“你是闻教授的儿子吧?”

 闻烬面无表情地点头。保安大叔猛拍大腿“哎呀,我说呢,你们父子俩看着像的,你这走了好多年了吧,得十多年了吧?”“七年。”闻烬说。

 他十九岁那年靠打游戏赚钱,在海城买了房就搬走了。从此再也没回来过。“七年啊。”保安大叔慨叹不已,又问“哎呀,你这是以后要回来了吗?”

 闻烬已经不再回应,牵着蒋婉往小区里走。蒋婉冲老保安微笑着打了招呼,这才跟在闻烬身后进去。保安大叔站在门口。

 看着闻烬的背影暗暗摇头,轻叹一声“唉,好好的孩子…可惜了…”正叹气,另一个保安过来了。保安大叔立马凑过去“你来晚了没看见!闻教授他儿子回来了!”

 “闻教授儿子?啊!是那个梦游症的天才?”那人吃惊不已“对对对!就是他!”“治好了吗?现在?”那人问。

 “不知道啊,但我看人越长越帅,还带了女朋友过来,应该是好了吧。”那人更吃惊了。“还有女朋友?不是说有什么情感缺失症还是什么阿拉伯综合征的?也好了?”“不知道,但还是不爱搭理人。”

 “那应该还没好,唉,可惜了。”闻烬输入密码打开门,抬脚走了进去。偌大的客厅,装修极其简单,一张皮质沙发,一张透明茶几,连台电视都没有,四周除了盆栽,只有桌上的十几个透明鱼缸吸引了蒋婉的注意力。

 她换了鞋,隔着距离,只看见周围几乎有桌子的地方都放着个大型玻璃缸,里面全都是绿油油的水植物,她好奇地问“怎么养这么多绿萝?”闻烬抬头看了眼,面上没有丝毫情绪。“不是绿萝。”“是他们培育出来的有机蔬菜。”

 蒋婉手里的鞋倏地落在地上,她怔怔抬头看向四周。偌大的客厅里布满了大大小小十几张桌子,桌子上放了近四五十只大型玻璃缸,里面全都是有机蔬菜,在这一刻。她满脑子都是铜锣烧曾说过的话。

 “他吃到一点菜叶就会吐个死去活来。”…“从我们认识他那天起,就没见他吃过菜,后来吃饭时,他不小心吃到菜叶,吐了很久,整张脸都白了。”

 ***蒋婉克制了许久,才把眼眶的热意回去,她走进去,打量那些玻璃缸。里面的蔬菜长势很好,每一片叶子都像是了水,生机,绿意盎然,她大概知道闻烬的父母是做什么的了。研究所,教授。

 “他们工作很忙吗?”她问。闻烬盯着眼前的玻璃缸看,目光无波无澜“一周回来两三次。”一周回来两三次?蒋婉惊呆了。所以,闻烬是从小就一个人被丢在家里?“你小时候就一个人?”蒋婉问。闻烬摇头“有家教老师,家政阿姨。”

 蒋婉注意到,他没提到父母。“他们觉得我有做科研的天赋,从小请了家教老师指导我科研的知识。”闻烬垂眸看了眼透明玻璃缸里的蔬菜“我五岁的时候,培育出了第一批有机蔬菜。”

 他的声音很低,淡淡的没多少情绪“为了试验,研发出来的人要做第一批试吃人。”蒋婉听得整颗心都在震颤“所以,你把你培育出来的蔬菜全部吃光了?”

 “嗯。”蒋婉想到他现在吃到一点菜就吐,眼眶立马变得通红“然后呢?”闻烬看了眼头顶的吊灯“后来他们带我去看心理医生,不允许我夜里活动,每到夜里十点,就停掉了所有的灯。”

 蒋婉猜测,这时候他父母应该是发现了他梦游。“后来,他们送我去学校,才发现,我跟正常的孩子不太一样。”闻烬说起这个时,面容有些许困惑“他们觉得爱哭爱笑爱闹的才是正常,我学不会,我哭不出来,”  m.PpmMxs.cOM
上章 同居(1v1)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