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是头牌(NP) 下章
第10章 心中有些恼怒
 看他样子好像不是在骗人,林玥松开我的手:“金禧,你先回去,我要是在半小时没有回来你就来找我。”

 我点了点头,看着他俩离去的背影心里开始记着时间。我回到宿舍躺在自己的上,手里拿着闹钟看秒针走动的样子,滴答滴答,看着看着自己好像是被催眠了一样有些昏昏睡。

 门被重重的踢开,我一脸嫌弃的看着踢门的楚安莉:“你以后能不能不要踢门!”她没有理会我,一副我高兴我乐意的样子。我一脸愤怒的将闹钟方向一边。

 顿时回想起林玥代的事,要是过半个小时不回,就去找她,可是我看了看闹钟,现在都已经过去四十多分钟了。一股不安弥漫在自己心头。

 我直接跳下朝三楼跑去,看着那一扇又一扇的门让我有些迷茫。因为我不知道徐伟杰住几号房间。我开始不停地敲门,我的敲门声引出不少男人看戏。

 “请问徐伟杰子房间子在哪里?”我着急的向一位男人问道,他一副痞子样朝走廊指了指:“直走倒数第四个房间。”“谢谢。”说完我发跟发了疯似的跑到徐伟杰的房间。

 他的门紧紧关闭着。我先是用手拍了拍门见没反应,直接用脚踹了两下:“徐伟杰!快他妈的给老子开门!”

 我的动静很大,把整个三楼上的男人都个惊动了。见敲了半天门里面都没有回应,我心里开始焦急如焚。

 在人群里我看到林木的身影。我拉着他的手道:“林玥被徐伟杰带走,已经快一个小时没有回来。”

 我的这一句话让四周的人开始窃窃私语,估计是我的动静闹得太大,最后将导师都给引了上来。

 “都在吵吵什么!这么晚了还不去睡觉!”导师一副全副武装的样子,好像随时随地都可以动手。其中一位导师将目光放在我身上:“你跑到这里来做什么?还不快点回宿舍!”“导师,我是来找人的。”

 看着导师疑惑的神情我继续解释道:“导师,今天下课徐伟杰说红姐要见林玥,就把林玥带走,直到现在林玥都没有回宿舍。”“今晚红姐根本不在基地。”一位导师的话口而出让我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

 “快!快!还愣着干嘛!去找人!”林木拉着我的手,带我找得第一个地方便是食堂后面的储物室,那房间已经废弃了很久,我拿着手电筒在他身后照着。听林木说这里经常有人会在这里做偷偷摸摸的事。

 当林木踢开那扇门时,一阵灰尘朝我们扑面而来,我将手挥了挥闻着那弥漫在空气的中灰尘。林木从我手中拿起手电筒往里找了找,我垫着脚尖恨不得将脑子往里伸。“别看了。不在这里。”

 听到他这一句我的心情有些失落,如果我再找不到林玥她很有可能就会有危险。不是何时一人高呼一声:“找到了,在这里!”

 我听着声音跑了过去,竟然是在教室,当我看到林玥时她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拔了光,她紧紧的搂住自己的身体,缩在角落处。我下自己的外套,将衣服披在林玥身上,她看见是我一下子便哭了起来“别哭,别哭!”我将林玥紧紧的抱住。

 ***一旁的导师好似看到这情景似乎联想到了什么,她们走到林玥面前蹲下身问道:“他碰你哪儿了?”林玥只顾着哭根本不回答导师的问题。

 导师将自己的视线重新转移到徐伟杰身上:“说,你碰她哪里了?”徐伟杰低着头迅速的系上自己的皮带,一副氓的样子:“我想碰这妞也不给,我能碰他哪里?”

 我看到徐伟杰那副嘴脸我心里的怒气直冲天灵盖,我随手抄起旁边的一张凳子砸过去,凳子狠狠地砸在了他膝盖上。

 他疼得嗷嗷直叫。我砸他那一下都算是轻的了。我没有解气,看到什么东西就拿什么东西去砸。导师生怕我把人给砸坏立马叫人将我拦住。

 “先把他关起来,等红姐回来再听红姐安排。”说完她将目光转移至林玥身上,使了一个眼神,两位导师从人群中站了出来将林玥带走。

 我紧紧跟在她们身后,本以为她们会让我回去,没想到她们什么话都不说只不过将我当成空气。林玥被带进了医务室,我站在医务室门口往里看。

 只见她们让林玥躺下做检查,没过一会功夫就让林玥换上一套病服从医务室走出来,我拉着林玥的手有些激动的问道:“她们把你怎么样了?”

 林玥不知声摇了摇头,见我着急的面容她慢慢说道:“她们就是检查我还是不是‮女处‬。”她的声音很是沙哑,要是我不认真听我还真听不清她在说些什么。

 我没有太过吭声,搂着她的肩想给予她一些温暖,林玥的个子比我高出一个头,我要是搂着她完全是需要垫着脚尖。折腾了一晚上我将她送回宿舍。她的精神并没有好转,将被子披在自己的身上缩在角处哆嗦的身子。

 “金禧,太可怕了。真的是太可怕了”她小声喃喃道。我爬进她的将她死死抱住在她耳边说:“你不要再去想,好好睡一觉就没事了。”我开始哄着她,一直哄道凌晨两点她才肯躺下睡觉。我看着闹钟上的时间。

 顿时觉得自己有些困,两只眼睛犹如铅球重重的将我眼帘往下拉。我拖着自己疲惫的身体爬上,刚睡到上还没有合眼就听到吵闹的铃声。“怎么回事?”

 “还让不让不让人睡觉了”宿舍里的其他几位女生开始不停地抱怨,她们都是一副刚睡醒的样子。随后导师用钥匙打开门看着我们宿舍里的几个女生说道:“速度穿好衣服准备集合!”

 我看了一眼她那急促的架势好像有大事发生。导师见我们几个人依然是一副没睡醒的样子,心中有些恼怒,将子重重打击在门上,发出阵阵响声。  M.PpMMxS.com
上章 我是头牌(NP)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