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是头牌(NP) 下章
第2章 再次睁开时候
 “你叫什么名字?”红姐问道。女生抿了一下薄淡淡道:“姚叶。”“站回你队伍里去。”

 这时一个导师走到那女人面前,贴在她耳边小声说了几句话,但看那女人并没有太过理会的意思。

 “你们称呼我为红姐,从今以后由我来培养你们。”红姐很满意的环视一周。大家齐声喊道:“红姐好。”走了一批女生,理所当然宿舍便空出了不少位置,一些运气好的学员分到了宿舍

 而我就属于运气差的一类,今晚依然要和林玥挤一个被窝,虽然有些不满但心里还是喜欢和林玥睡在一起,今天一天下来什么事情都没有做,只是认识完红姐,她便让我们各自回宿舍等候差遣。

 我躺在上看着天花板,回想一下被卖到这里的日子的确好过了不少,不用干活也不用去赌坊替爸妈收拾残局,不用受肚子饿的烦恼。

 我开始幻想自己以后的人生道路,心中唯一一个念头便是要好好待在这里表现出色,只有这样自己才有出头之。“你在想什么呢?”林玥的脸蛋挡住了我的视线。我转过身子爬起

 看着她那张清秀的脸蛋摇了摇脑袋:“没什么。”“真的没什么?”估计是的眼神出破绽,就在那一瞬间正好被林玥捕捉到。

 “我在想我要是以后当了模特,我一定要挣好多钱。”“我也是!”林玥有些激动,她目光中充满着希望的火花。

 这时一阵声音传入我耳中:“就你?也不撒泡照照镜子,瘦的跟猴似得,要股没股。”

 听到这一番话,我脸上的笑容立马消失不见,没有理会那女生对我的冷嘲热讽。林玥紧紧攥住我的手出一个欣慰的笑容,看着林玥的笑,我心里舒坦很多。从这一刻开始,我对林玥的友谊加深一步。

 ***连续一个星期大家都是在宿舍度过,今导师一大早便告诉我们今天有体检,让我们事先做好准备。体检是一个宿舍一个宿舍的进行检查。

 而每个宿舍完全是封闭状态,门旁还站着一个保镖。我们几个宿舍女生都在切切私语,很好奇体检是怎么回事。在村子里上小学的时候就参加过一次体检,而那无非便是听听心跳,量量体温什么的。“说你们乡巴佬,你们就是一群没见过世面的乡巴佬。”说话的人叫楚安莉。

 她是我们这个宿舍里最见过世面的一个人,她虽然不是城市里的姑娘,但从小随父母身边在大城市长大也算半个城市人。从她住进宿舍那一天我就看出来了,她身上的衣着都是品牌,虽然算不上多好。

 但对我们这样的村里人来说她就是穿了一身名牌装。我听到零零碎碎的动静,估计很快就会到我们宿舍,大家都恭恭敬敬坐在上等待医生们来给我们体检。门被缓缓打开,几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走了进来,身后跟着的人是红姐。一个导师看了一眼手上的表格好似在确认什么。

 “把衣服了!”严肃的声音从导师的口中说出。我们面面相觑有些尴尬,不知该如何是好。

 “叫你们衣服!”声音带有着一些怒意,宿舍里的女生都没有服从,我感觉会有一件不好的事发生,便拉着林玥和表姐的手朝后退了几步。

 果然不出乎意料,导师一手拉住离自己近的女生,她朝其他两位导师使了个眼神。哗的一声。

 那女生的衣服就被扯了下来,上身便是光溜溜,她赶忙捂住前那一抹春光,不幸的是她的手却被另外两个导师给硬生生擒住。

 哗的一声,她的子被扒了下来,就连内都没有放过。医生戴上口罩道:“把她放到上去。”

 两个导师的力气很大,像拎小一样将她拎上,为了防止她动,导师将她死死按住。女生拼命的哭闹着求她们放开自己,其他几个人看到这一幕都害怕了起来。

 一手拿了一只指套,走到边蹲下身,她的手硬生生的掰开那女生的腿,女生更是恐惧,从刚刚的求饶变成喊救命。我们都不敢看这样烈的场面,畏畏缩缩躲在角落,耳边只听到那女生哭着喊疼。

 随后医生点了点头,两个导师便松开手,女生好似得到了解,像只老鼠一样飞快的蹿走,躲在角落处抱着‮腿双‬开始哭。

 她检查完也示意着下一个人的开始,一个接着一个,只看到医生都点头。轮到表姐,我死活都拽她的手不放,一个劲的摇头。为了能护住表姐,我狠狠地朝那导师手上咬了一口。“啪…”一个巴掌落在了我的右脸颊上,脸颊传来一阵阵火辣辣的疼痛感。

 嘴角处我能隐隐约约尝到一股血的腥味。林玥心疼的捧住我的脸,将我嘴角处的那一抹血迹擦掉。表姐依然没有逃过最后的命运,她的衣服被拔了一件都不剩。

 在这间宿舍里属表姐的身材最好,该丰的地方很是丰,白皙的肌肤人可餐,就连红姐都被她的身材给吸引住。“真是个极品。”

 红姐不赞叹道。医生将手指伸进表姐的体内,她摇了摇头。红姐看到这一答案有些不敢相信:“你确定?”“是的,她已经不是‮女处‬了。”

 我听到这一句话心里咣当一下,这怎么可能,表姐从小都跟我在一起,就连对象都没有找,怎么可能就破身了。红姐叹了一口气连声说可惜两个字。一个导师走到红姐面前:“红姐这个留吗?”

 红姐沉思了一会儿没有回答,良久她才应了一声:“留。”表姐畏惧的赶忙穿上衣服,胆小的站在一边。现在整个宿舍里只剩我和林玥两个人。不知是为何,我情不自的朝前站了一步。

 这一小步让我很是后悔,导师一下子握住我的手腕。我开始不停地挣扎:“放开我!放开我!”

 见她们没有松手的意思,我一脚踩在了一个导师脚上,她疼得松开手,我从她魔抓中逃脱了出来。

 她气得败坏一手扯住我的马尾辫,按着我的脑门朝铁的杆子上砸去。估计是我的脑门硬,没砸出伤口的痕迹。

 但我被砸的眼冒金星。我眯着眼睛摇了摇头,再次睁开的时候,看什么都是一种晕乎乎的状态。见我没有反抗的余力,她们死死抓住我的手便去扯我衣服,我不依。  m.PpmMxs.cOM
上章 我是头牌(NP)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