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秋雨,涨肥了秋池 下章
第三章
 十八年的青春作古岂曾想像竟是这般的沉痛?他怒吼着,沉入了这的谷地。一路鸟语花香,蜂唱蝶舞,他走过树曲径,踱过断桥水,越过峭壁高峰,后来又沿着一条小溪,努力地登攀。

 汩汩的泪水和涔涔的汗水杂着,粘白与粘白混合着,这是条潺潺的小河,蜿蜒着,不知向何方?阿罗闭着美丽的眼睛,她细细品味着这孽的成,对于这种感觉,是那样的深蒂固。

 她做时惯有的鼻音在轻轻浅浅的呢喃着,如檐间飘洒的夜雨。阿罗的眼睛睁开了,仍旧那样的清澈美丽,只是惘然中有一泓沉寂的水,她怔怔地望着软趴在自己身上的儿子,她最钟爱的儿子,而心中的五味杂陈就如水银地。

 “列…”列的肩膀上齿痕斑斑,是她咬的,素来娇气的她竟是这样凶狠?“妈,对不起,妈妈…我禽兽不如…”列声嘶力竭,梦靥是冷酷的,世界是苍白的,他瘫软在地,痛不生。

 “怨妈妈,妈…不该让你喝酒,尤其是…”尤其是这极品女儿红是她家族特有的陈酿,里面渗杂罂粟粉,有催情作用。

 空气中有靡的气味,阿罗裎着下身,微隆,爱水淋漓。她不知道怎么安慰儿子,其实就在那一刻,她是清醒的,她本可以阻止的。“不!不!我错了…”列惨叫着,奔出了家门,那身影寥落,充满了无边的绝望和悲哀。***

 ***阿罗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又有谁愿意,是命运安排,还是个性使然?她早已坠落伦的渊薮。那一天,父亲拿出了女儿红。“乖女儿,这是专门为你准备的。”“爸,这酒很烈的,我还要回家呢。”

 “没事,你的酒量向来是家里第一的。”父亲说的没错,婚前的阿罗是家族中最会喝酒的。“来,再喝一杯,孙子。”列有些腼腆,但还是喝了,这是外公的酒,不能不喝。

 “爸,他还是孩子呢,你要灌醉他吗?”阿罗嗔怪地白了父亲一眼,夺下了列手中的酒杯。“列,你不要再喝了,我出去一下。”她感觉意频频,酒到胃里就化成了分泌迫着她的膀胱。她有些踉跄,手扶在茅房的土灰的墙上。

 “妹子,这么多年了,你还是跟从前一样漂亮。”一双熟悉的手从后面环抱住她,她知道是大哥。“哥,别这样,我孩子都那么大了,妹妹老了。”“不,在哥的眼里,你永远是那样的新鲜…真香。”

 他嗅着她颈边的云白,解下了她的带。“不要,哥,不要…”“好妹子,你知道,你嫂子管得严…这些年,哥好想你…”他的硕大已经顶进了她的溪谷。

 “啊…不要在这里,哥…”“好妹子,香香妹子,让哥来通通你的小…”他依然是那样的强大和鲁,阿罗哭了“别哭,妹子,真好,哥好舒服。”“慢些,疼…”“你知道吗,等会儿二弟要赶回来呢。”

 “啊,他回来干什么…”阿罗被顶在墙壁上,只觉着身子不是自己的。“他要回来干你呀,妹子,大家已经好久没在一块了。”

 是呀,多久了?有十几年了,当年跟着择漂泊远方不就是为了躲避么?此刻她的户里热乎乎的,这种强烈撞击的记忆好生熟悉。

 “嘿嘿…你的好紧,就像没生过小孩似的…”大哥还是那样恬不知,这夺走自己贞的混蛋,可为什么自己却不恨他?莫非自己…阿罗连想都不敢想。阳光从罅里漏了进来,照在两个纠不清的体上,游移不定。

 “大哥,好了没有?我要进来了…”是四弟的声音,怎么?他不是去温州了?“好了,快了,你再忍一忍。”大哥加快了节奏,力度更加强烈。“他怎么回来了?”“是妈妈叫他回来的,你忘了,他可是妈妈的贴心宝贝。”

 “啊,你再深点,到了,到了…我这可要死了…”阿罗只觉得身在云雾中,轻飘飘的。“三姐,你可真美。”什么时候,四弟也进来了?“啊,别弄那儿…脏…”

 “嘻嘻,又不是没弄过,姐,真紧。”阿罗夹在两人之间,整个身子竟然不着地,她嘴里哼着,多少年了?往事如烟,却不曾消散,历史重演,一幕幕的袭来。

 四弟仍如初次那般地勇猛,虎下山,热情如火,比早暮的大哥有劲多了,阿罗在晕眩中,笑了,这时,二哥走了进来。***阿罗仿佛又听见了绿叶丛中紫罗兰的嗫嚅,芳草里铃兰的耳语。

 她有些兴奋,如初恋的少女,娇羞如水,在眉梢的那层厚厚的灰黯的云在转瞬间化为如纱的轻烟,如酥的小雨。秋瞳如剪,贝齿如玉,角边两颗轻圆的笑涡,吹弹得破的肌肤,镜子中的阿罗轻笑出声,这是“水晶般的笑”

 列是初升的太阳,是幻想的泉源,恍然之中,一个十八岁的健美少年向她走来,一股朗新鲜之气扑面而来。

 正如睡过一夜之后,打开窗户,冷峭的晓风带来的那一股沁心的微凉和葱笼的秋。他目神光,长啸生风,她依稀间能看见他血脉里奔的鲜红血。接连数十雨霏霏,该是风和丽的时候了!

 阿罗心想,我是不是有病,嗜的饥渴,情的纠,冲动的驱策,野的引,干渴的牝总是期待着秋雨的殷

 幻想,狂热,苦恼,以及烦闷,如苍蝇落于蛛网,愈是挣扎则缚束愈紧,伦的绳索早已束紧了她如雪如玉的颈脖。

 “再来一次又何妨?这样又伤了谁呢?”上帝造人也造成了人类的伦,阿罗恨恨地想。要紧的是快乐,而不是受苦受累,到了人生的最后那一刻,灵魂像蛾之自蛹中蜕出,离了笨重躯壳,栩栩然飞向虚空,生命的意义从此完结并轮回延续。

 “妈,在想什么?”列站在身后,有力的手强劲地抱着她纤细的肢,她一阵激动。“我想你,好想你,你回来真好。”阿罗转身凝视他,阳光健康是他的本,只是厚重的边多了一丝忧郁,她的心一揪,有点疼。

 “妈,你真美。”列拥吻她,樱如雨般润,有柠檬的芳馨,带着微微的涩苦。阿罗一阵感动,体软如绵,心如鹿撞,更如初经人事一般。

 “嗯哼…妈好甜…”为什么,伦的果实如此酸涩,可自己却甘之如饴?火焚身的阿罗擒住了那物,犷博大,她害羞地想,放进去的感觉真好!

 狭小的房间里充满了一些奇妙的声音。列的抑扬顿挫,长短急徐,如风的低,雨的轻唱,有着神奇美妙的节奏,且不理它是以几分之几的拍子,阿罗更喜欢牝内水溶溶的模样。

 “啊…”阿罗配合着列的颤动,起落着,汲取着母子情爱的华,这声音快响亮,有母亲的嗫嚅和儿子的低喃。

 列驰骋着,如草原飞快的烈马,踏入了轻浅的小溪,不知怜惜,肆意凌。他颤抖双手,摸向了那段颈白“妈妈,妈妈…”他的手臂是那么有力和坚定,他的眼神在疯狂中带着绝望。阿罗兴奋的瞳孔光芒渐渐,渐渐的消散,她笑了。

 眼睛里泪水淋淋“好儿子,谢谢…”此刻,窗外的风雨停歇了,被风片撕碎,一切复归平静,阿罗听到了天国里响彻着“归去来兮”的梵音。  M.PpmMxS.cOM
上章 秋雨,涨肥了秋池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