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秋雨,涨肥了秋池 下章
第一章
 “妈,这个喇叭花可不可以吹?”“可以吹。”“会不会响?”“会,今晚在你梦里响。”“你骗人。你是小狗。”她笑着,就如那牵牛花开。

 而阳台上,父亲爱怜地笑着,疼惜地‮弄抚‬着阿罗的软发。从春天到秋天,这里更番开着黄灿灿的金丝桃,亭亭玉立的紫锦葵,妩媚的虞美人,雍容的秋菊…

 还有许多可爱的不知名的小花。是谁说过,这些美丽的花朵就是花的器官?又做梦了,梦醒来,却是又一场秋雨。这雨总是不停地下着,在对面的观音山下落着,在眼前的这片草坡上落着。

 雨其实不大,却仍然地,异常地润着阿罗的梦。梦中的阿罗常常困在幽寂的冷雨中,那潇潇的秋雨。阿罗一直固执地认为,这秋雨是属于女人的。因为它富于感,空蒙而且幻,有薄荷的味道。

 不知道为了什么,梦里醒来的她总是双手覆盖在她那无牝上,轻柔如雨,竟如黄叶纷飞,盖在狭小的间,而此刻,润,正如那秋雨。

 夜漫漫,风也依旧,雨也依旧,而阿罗的心却有一阵的痛。她害怕。她惘。又是一阵雨来了,轻轻地敲打着这座城市,苍茫的屋顶,远远近近地,一张张屋瓦地敲过去。

 有如那古老的雷公琴,节奏细密,有一丝柔婉和亲切,似真似幻,就如此时悄悄袭来的这只手。

 这是一只熟悉不过的手了,它慢慢地从阿罗的脚弯处,蜿蜒直上,在她白皙的大腿内侧稍微地停留片刻,就伸进了那的牝户内,轻轻沉沉地弹着,就好像那秋雨的零落,即兴地演奏着。

 阿罗软软的就拱了起来,她惘地眼望着窗外那浮漾在屋瓦上的光,听任那冰冷的手在腿间拂弄,而间如诗般的吴侬软语,就是江南夜莺在夜下的低声呢喃,心醉在这漠漠轻寒间。

 她的小手一伸,轻轻擒住英之物,感叹着这物的强大和无情,然后,有一股凉凉的水意弥漫在空间,她能听得见自己沉重的呼吸,因为那物沉沉的进入。

 于是有一曲耳的童谣夹杂着母亲哦的鼻音和喉音。顷刻间,她泪如雨下。那物进了又出,出了又进,重复着那份热的温存,而牝花也是开了又谢,谢了又开。她纤细的手环着那坚健的背膀,承载着一波又一波的冲击。

 这一阵又一阵紧密的秋雨,就如那无数支急速起落的钉锤,直打得她是不过气来,她瑟缩着,战栗着,只是下意识地抓紧他的头发。***或许是瘦西湖的水吧。

 阿罗有着扬州女人所特有的安恬和柔婉。扬州女人初看没什么感觉,但那份淡然天成柔情似水的美,是经得起岁月细细的嘴嚼,而且越嚼越能感觉出那种独到的滋味。

 择很庆幸,能娶到阿罗这样美丽的女子。跟阿罗在一起,内心总是很平静,没有了工作上的失意和焦灼,生活静如止水,而阿罗的沉静和恬淡,总是在不经意间地柔情四。就连做,也是那么的清,在斯文中透着丝丝的情。

 “列呢,又不在家?”“是呀,我想还是你跟他说一下。在家里总比住在学校方便。”阿罗明丽的脸上掠过红晕。“嗯,其实明年就要高考了,住在校里也专心点。”“你懂什么?你老是不在家,家里还是要有个男人比较好。”

 “说的也是,我的娘子。”择倾心于她的似嗔非嗔,她的秋波转,还有不经意捋发时,间的腋下的那丛,乌黑感。

 “去,老没正经。”阿罗试图格开那只不正经的手,下体一凉,‮丝蕾‬内已被褪下,亮出了纤细的。她的明显是经过调理的,呈现出倒三角形,熨熨贴贴的,直指那桃源口。阿罗轻呼一声。

 “啐,女儿在家呢。”“她在楼上,没事。”择迫不及待地沉了进去,厚实温热,这就是家的感觉。阿罗轻轻地抬起了,这动作做了十几年,轻车路,但温故而知新,每一次做,总有新的感受。

 阿罗的鼻音很重,说话瓮声瓮气,加上她那一口软软的家乡话,别有一番韵味,犹其是做时发出的呻息,更是平添几分趣。

 她闭着眼睛,长长的眼睫飘浮着兴奋的泪花。牝处香津四生,仿佛有水声浮浅,她摇曳的身姿就似水边的芦苇。

 “嗯…”一湾细细黏的水自股间,她的过分感决定了她的高总会过早的来到。这或许是缘自于她一贯的矜持和娇柔。择有些欣喜地加强了他的力度,他喜欢这妇人做时所发出的那种幽幽的声音,似乎是絮语密密,令人陶醉。

 两人无间的情爱,合奏成一部无比优美和谐的乐曲,使得他们的心灵洋溢,每一次的上升和下降,都是那样的默契。

 慢慢地,满室的味道,就像芳醇的醴醪出了气。在沉醉中,择深深地抵在阿罗的牝,忘记了地球的转动和人世的尘嚣,在恋中,他发出了沉闷的呼喊。仿佛是一刹那,却又像是一个世纪,这日子竟是这样的美好,温馨,甜蜜…

 这不是梦,阿罗在绵的做节奏里完全放开了自我,彻底地融合、溶化,感受着那令人怡悦的爱抚和那喃喃的絮语,她从云端里跌进了快乐的樊笼,她的温柔的葇荑紧紧地按在他的肩胛。

 “择,我要死了…”择提出了那物,晶莹,闪亮,这一刻,她真美,美得放靡,美得惊心动魄。***

 ***隔夜的风雨洗净了山道上的尘埃,却留下了一层薄薄的水,在道旁的小草上,树林中漫着白色的残雾,在枝叶间滑过,再逐渐消失在林壑深处。

 山间很静,连鸟声都是那么轻柔,似乎怕惊醒了还在沉睡中的早晨。“傻女儿,也不多睡会儿,非要跟爸出来晨练。”择爱怜的拭去端头发上的晨

 每一次回家,他总是到后山来走一走,只因为走在这里有一种极其熟悉的感觉。脚底下的青石板路,白云深处的庄严的寺院,山上的针叶树以及道旁盛开着的淡紫的花朵,总是若有若无的碰触着心底深深的乡愁。

 “爸,你这趟要回来多久?”端幽幽地看着身边伟岸的父亲。端长得很美,每每轻笑时,鹅蛋形的脸的左侧便旋出浅浅的酒涡,时隐时现,盛着一些快乐,盛着一些忧愁。

 “也就几天吧,你知道,爸总是没空。想想真对不起你们。”择是个资深记者,精通阿拉伯语,常驻埃及开罗。择继续沿着山道上走,几株枫树参差地站在道旁,清风徐来,一树酡颜,令人醉。

 “晓来谁染霜林醉,点点是离人泪…”端嘴里低着,美丽的眼角竟有泪花闪动。择心中一动,回头望着她,端正痴痴地看着自己。“女儿,怎么了?小小年纪竟有这么多感触。”择有些内疚,毕竟自己离家良久,关心女儿太少,太少。

 “爸,你就不能调动一下工作么?”端抬着头,她的声音有些沙哑,有着花季少女不应有的苍凉。“过一阵子吧,我已经把报告送上去了,唉…不过可能很难。”择有些无奈,缄默地把目光投向丛林深处。

 “女儿,在老家还有一种乌桕树,比枫叶还小,可是红得比枫叶更,一夜风霜,会使它红得更美,就好像醉酒的佳人。”

 择想转移话题,却见端把脸别向一边,几颗清泪夺眶而出。“傻女儿,怎么哭了?哪里难受,跟爸爸说说。”择有些手足失措,青春期的少女是未知的谜,是不可测的天。“爸…我爱你!”

 “我也爱你呀,女儿。”择亲切的抚摸着端那如丝绸般细腻光滑的长发,怜爱之心既起,愧疚之情已生。

 父爱关心太少,一直是他心中最最深深的伤痛,多少年来在外漂泊的他总是浸浸然的心碎。“不,爸,你不明白…你不知道…”端抑制不住泪水的飘零,哀哀的看着毫不知情的父亲。  M.PpmMxS.cOM
上章 秋雨,涨肥了秋池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