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幸福家庭 下章
第27章
 许倪两家最终也要移民澳洲也不是什么问题了,关键是许倪两家还没有拿定主意到澳洲究竟要投资什么产业,才能得到最大的回报,这是需要家族进行深思虑的。

 按照倪红霞的最初想法,许倪两家也与胡氏家族一起从事矿产资源的开发与经营,而许是之则对李雪儿家族的传媒业比较感兴趣,并且女儿许晴晴报考的正是娱乐与传媒专业,女孩子大凡还是都有追星逐名的虚荣心和喜欢演戏的,而且许是之的想法还得到了从事芭蕾舞艺术多年的母亲乐敬衣的支持。

 这样一来,家族中支持许是之的人加上他自己就占了三人,而作为“匡梦实业”创始人的一直以来都惟许是之马首是瞻的金梦这次则站在了女儿倪红霞的一边。

 就在家族对究竟要在澳洲投资矿产资源还是传媒娱乐业而分成两派拿不定主意的时候,还是久已不问家族事务老成谋国的许还河和倪匡印提出了让全家人都觉得言之有理的建设意见:澳洲是世界上畜牧业最发达的国家,号称“骑在羊背上的国家”之称,许匿又是学与畜牧业十分相近的,也是畜牧业发展离不开的现代生物技术工程的,家族干吗不另辟蹊径,投资畜牧业,在澳洲建大型的现代化农场,有自己家族的特色产业呢。

 许倪家族到澳洲的投资问题就这样敲定下来了,倪红霞和许是之也开始着手通过胡家河李雪儿家族研究考察澳洲的畜牧产业状况和自己家族投资后如何发展的问题了。

 确定了投资方向,在胡梦儿与澳洲的胡氏家族、许是之与李雪儿沟通之后,许是之和倪红霞夫妇就启程赴澳洲开始了穿梭考察。他们夫妇俩在胡梦儿的陪同下,一起来到了澳洲,就如同当年倪红霞陪同胡梦儿在澳洲考察一样,她也使出浑身解数,与许是之、倪红霞夫妇俩穿梭于澳洲的不同地区。

 由于,澳洲对不同地区的草场采取不同的投资办法,自然条件比较好的地方,草场就卖给私人农牧场主;自然条件差的地方,干旱、半干旱地区的草场就由国家开发建成可利用的草场后,再卖给农场主,或者租赁给私人农牧场主。

 经过一段时间的考察,许是之和倪红霞夫妇的多次澳洲之行,在胡家和李雪儿的帮助下,在澳洲投资以畜牧业为主的农场的事宜也基本上算是全部确定了下来。那就是许倪家族在澳洲投资小麦种植和养羊兼营的大型农场。农场的经营方向主要进行种植小麦、谷物和部分人工草场,以饲养美利奴羊为主,同时也饲养一部分牛、牛和部分家禽。

 确定了在澳洲投资经营农牧场基本方向之后,许是之和倪红霞夫妇俩顺利地从澳洲返回了。家人们自然是对在澳洲的投资进行一番热议,当然,家人们也少不了找回他们夫妇俩赴澳洲考察期间“浪费”了的家人天伦之乐。

 在全家人为许是之、倪红霞夫妇俩接风的晚餐上,全家人围坐在一起,笑逐颜开地听着他们夫妇俩讲述在澳洲考察时与胡家人、李雪儿母女三人的旎“风情”金梦和许晴晴一边一个小鸟依人般地挨坐在“心上人”许是之的身旁专心致志地听着,倪红霞的左右则坐着的是她的父亲倪匡印和公公许还河,而许匿则是在了乐敬衣的怀里一边听着,一边正在乐敬衣的身上上下其手。

 全家人一边聚餐一边听倪红霞娓娓讲述着他们夫妇俩在澳洲所受到的各种“礼遇”特别是胡氏家族成员和李雪儿母女三人对他们夫妇俩毫无避讳、真心相待、裎相见,盛情邀请他们夫妇俩一起参与到他们两个家族家人成员间的狂宴,共享天伦之乐。

 许是之和倪红霞夫妇俩赴澳洲投资考察的第一站,是李雪儿家族的大本营——布里斯班。李雪儿亲自到机场来接他们夫妇俩,在机场,一男俩女三个人,旁若无人地在大庭广众之下亲昵了一番之后,李雪儿驾车拉着他们夫妇俩直奔自己家位于黄金海岸的别墅而去。

 到达李雪儿家后,在为许是之和倪红霞夫妇俩摆设的接风晚餐上,李雪儿和母亲白玉雪、女儿张雪雪,李家的三代女人轮番敬了许是之好几次酒,主要是感谢许是之这么长时间以来对她们家族事业的“全方位”协助,特别“感谢”的是许是之给她们母女仨的雨滋润。在许是之的全“身”心参与之下,她们李氏家族名下的电视台和所拍摄的影视作品不仅在澳洲大红大紫,而且赚得是盆满钵平,成为了澳洲娱乐传媒业的知名企业。

 晚餐中,大家围坐在餐桌旁,挨着倪红霞坐的李雪儿拿出了一条钻石项链,代表家族郑重地说道:“红霞,为了感谢你对我们家族的帮助,这条项链送给你。”

 倪红霞一看,这条镶着巨大钻石的项链和白玉雪、李雪儿、张雪雪娘仨颈项上戴着的钻石项链是一模一样的,很显然价格一定不菲、非常名贵,更是只有自己家的女人才有资格佩戴的。她赶忙站起身来,推辞道:“雪儿,这条钻石项链太名贵了,我又没做什么,怎么好意思收呢!”

 还未等李雪儿说话,一旁的白玉雪笑道:“丫头,钻石项链再名贵,难道还能够比你老公是之贵重?这条项链是我们娘仨专门给你买的,是跟我们娘仨的项链一模一样的,我想,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吧!”

 说着,白玉雪还意味深长地摸了摸挂在自己脖子上的那条闪着粼光的钻石项链。

 外婆白玉雪的话声刚落,挨在许是之身边的张雪雪,接着说道:“倪阿姨,不…红霞姐姐,现在我和我外婆、还有我妈妈都已经把你老公是之当成我们娘仨的又一个共同的老公了,既然我们和你的老公是一个人,那是之的老婆们就应该得到一致的礼物。”

 说着,毫不避讳面前的倪红霞,在许是之的脸上亲了一口,接着说道:“是不是呀,老公!”

 “是,是,是。”

 面对老婆倪红霞,许是之也毫不避讳地回亲了一下张雪雪,连声回应道。

 听了许是之连声的回答,李雪儿笑道:“红霞,你看,我们娘仨跟你一样,早已是把自己一起当成是是之的老婆了,那我们娘仨和你岂不是成为了姐妹。既然成为了姐妹,我们娘仨都有一模一样的项链,你哪能没有呢,这条项链你不收下,怎么可以!”

 倪红霞听了,心理一阵感动,她知道,李雪儿她们娘仨由于老公张黎明的身份不便于在李氏家族的娱乐传媒业抛头面,而且经常往返于澳洲与大陆之间,无法足她们娘仨的求,一段时间以来,她们娘仨的“事”几乎都是由许是之来足的,因此,她们娘仨也早把自己的老公许是之当成了与张黎明一样的,她们娘仨的另一个共同的老公了。现在,她们娘仨又把自己当成与她们娘仨一起共夫的姐妹,自己的心里也十分高兴,所以,倪红霞也就不再坚持,点头同意接受这条代表几女共夫的钻石项链。

 见倪红霞点头答应收下项链,李雪儿把项链戴在了倪红霞雪白的脖子上。佳饰配美人,顿时倪红霞就变得更加光彩照人起来。

 戴上了象征要与白玉雪、李雪儿、张雪雪娘仨一起共夫的钻石项链,也就等于倪红霞愿意接受与她们娘仨成为共夫的姐妹了。李雪儿心中十分高兴,她趴在倪红霞的耳边轻轻地说道:“红霞,今天让我们娘仨与你一起共同享受你老公的大我们的吧!”

 当年,倪红霞曾经在婆婆乐敬衣的引领下,与白玉雪、李雪儿、张雪雪她们娘仨一起与张黎明男女爱,共同群过,那种死、一起伦挨的滋味,让她刻骨铭心,始终不能忘怀。今天又与她们娘仨在一起,虽然男人由她们娘仨的老公张黎明换成了自己的老公许是之,但是那种一群女人撅着股等待男人用大的滋味,早已是让倪红霞中生津、跃跃试了。

 但是,此时的倪红霞却故弄玄虚,煞有介事地说道:“那怎么可以呐,那可是我的老公呀,我怎么能与你们娘仨一起共”享“我老公的大巴呢!”

 听了倪红霞的话,李雪儿愣了一下,转过头来,惊愕地看了母亲白玉雪一眼。

 还没等白玉雪说话,几乎钻进许是之怀里的张雪雪立刻沉不住气了,焦急地大声问道:“为什么?你不是答应与我们娘仨共夫了吗!那为什么你老公的大巴不能与我们娘仨一起共享!”

 白玉雪心里明白,这是倪红霞故意逗弄大家的,她抿嘴笑着没说话。李雪儿开始的时候心里也是一惊,待到看见母亲白玉雪的脸上那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也立刻明白了倪红霞是故意在逗弄大家,此时看到自己的女儿张雪雪沉不住气的表现,一想到,自己的这个女儿平时总是与自己争男人,李雪儿也乐得有人帮自己出气,所以自己也干脆笑着装作不明白。

 张雪雪见外婆白玉雪和母亲李雪儿都不说话,她更加着急了,不管不顾地大声地嚷嚷道:“倪阿…姨,不,倪姐姐,你不是答应了吗?”

 倪红霞表情严肃、一本正经地说道:“我答应什么了?”

 张雪雪焦急地说道:“你答应与我们娘仨共夫呀!”

 倪红霞反问道:“我什么时候答应与你们娘仨共夫了?”

 张雪雪急道:“你让我妈妈给你戴上项链不就是表示你同意与我们娘仨共夫了吗?”

 倪红霞道:“谁说我让你妈妈给我戴上项链就表示我同意与你们娘仨共夫了!”

 “那…那…”

 张雪雪一时语

 看到躲在自己怀里的张雪雪语,许是之心中不忍,接过张雪雪的话头,笑着对老婆倪红霞说道:“那雪雪开始叫你阿姨,又改口叫你姐姐,你还…”

 还没等许是之的话说完,张雪雪就迫不及待地抢过话题,说道:“对呀,对呀,我叫你”倪姐姐“,你也没反对呀!好姐姐,你就让我们娘仨与你共夫吧!”

 张雪雪后面的话,几乎是哀求了。

 倪红霞一本正经的说道:“好吧,就看在雪雪…”

 她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就看在雪雪好妹妹的份上,我今天就成全你们娘仨,与你们娘仨一起共夫吧!嘻嘻…”说着,忍不住笑了出来。

 看到这个经常跟自己母女俩抢男人巴的张雪雪被倪红霞修理,白玉雪和李雪儿娘俩也忍不住一起笑了起来。

 “坏!坏!你们坏!”

 这时,张雪雪边说着边起身去讨说法。

 许是之笑着一把把张雪雪抱进怀里,在她耳边轻声说道:“雪雪,来,先让我疼你。”

 说着,把张雪雪抱在怀里,站了起来。张雪雪则伸开胳膊,抱住许是之的脖颈,把脸颊贴在许是之的脸颊上,‮腿双‬紧紧地盘在了许是之的间,嘴中情不自地发出了“嗯…嗯…”的娇之声。

 看到许是之抱着张雪雪站起身来,一旁的白玉雪和李雪儿立刻心领神会,麻利地在餐桌上“清理”出了一片地方。许是之见状,他弯将张雪雪放在了餐桌上那片已经被“清理”出来的地方,然后开始为这个要与自己老婆倪红霞共夫的“小老婆”宽衣解带。

 当张雪雪的股刚刚着上餐桌的时候,她知道,许是之的那巴就要进自己的之中,令自己无比销魂的时刻马上就要到来了,她陶醉般地闭上眼睛,等待着那令自己销魂一刻的到来。

 许是之的右臂揽着‮腿双‬仍然紧紧地盘在自己间的张雪雪的纤,让她的身体后倾,螓首后仰,高高起,摆出了一副千娇百媚的姿态。

 许是之将头立刻探到张雪雪的腹,张开嘴巴叼住张雪雪敞开的衣襟,甩头把张雪雪的上衣从她的身上剥了下来,张雪雪那对从丝质衣襟中挣脱而出的白椒立刻暴在空气之中。

 “啊哦…”张雪雪的喉间立刻发出了醉人的呻之声。

 丢开叼着的衣襟,许是之用舌尖儿挑动着张雪雪那早已翘立的头儿,舌尖儿绕着张雪雪红色的头儿缓缓地旋转,轻轻地剐弄。张雪雪那对弹十足、骄傲向上立的椒在许是之舌头的玩下,不停地颤动着。

 接着,张雪雪就感到了许是之的舌头滑下了自己的房,滑向了自己的小腹,而且还在不断地下移,她的身体也开始有节奏地颤抖起来。此时,围在餐桌旁的白玉雪、李雪儿和倪红霞也都情不自地瞪大了眼睛,欣赏着许是之灵活的舌头在张雪雪的体之上尽情地食,肆意地玩

 这时的张雪雪早已是罗衫尽解,‮体玉‬横陈在了餐桌之上。娇好美的脸庞,浮凹有致的体,雪白柔滑的肌肤,浑圆颀长的大腿,双峰对峙的,光洁无,蝶翅翕动的满的蒂,这一切,勾勒出了一幅美轮美奂的女画图。

 当着自己老婆倪红霞和张雪雪的母亲李雪儿、外婆白玉雪的面,许是之毫无顾忌地俯身迅速分开张雪雪的‮腿双‬,脸颊贴近她的下身。只见,张雪雪的部光洁无,两片粉如同轻轻息着的婴儿之,一忽儿合起,一忽儿又微微的张开,吐纳之间,还会有一些亮晶晶的“口水”从“嘴”中出。

 此情此景,许是之还如何能够忍耐得住,他心中暗赞一声,然后就迫不及待地张开嘴巴,伸出舌头,用舌尖挑开两片桃花般微张颤动着的,贪婪地起来。

 了一会儿,许是之的舌尖又顺着张雪雪那两片花瓣般颤的一直向上轻,渐渐地触到了她那米粒般大小的蒂,然后停了下来,接着就开始不断地逗弄、…“啊哦…”围坐在餐桌旁的家人,一边吃着晚餐,一边兴趣盎然地听着倪红霞讲述他们夫妇俩在澳洲的所遇所感,特别是他们夫妇俩在李雪儿家的接风宴上,许是之当着李雪儿全家的面,在餐桌上张雪雪的那一段,让几乎偎进许是之怀里的女儿许晴晴顿时不能自己,嘴中轻声娇叫起来。

 外孙女许晴晴的娇叫之声,让同样是几乎钻进女婿许是之怀里的金梦身子一抖,中一紧,中立刻生出许多,顺腿而下。她的‮腿双‬一会儿紧紧地夹住,一会儿大大地分开,难耐的快好似无数的蚂蚁渗入了自己的五脏六腑一般,身体几乎扭做了一团。

 听母亲倪红霞讲述父亲许是之与李雪儿一家在一起的时候,张雪雪和母亲倪红霞一样成为了父亲许是之的“小老婆”许晴晴马上不依不饶地向父亲许是之提出了要求“爸爸,不吗,我也要象张雪雪那样当你的小老婆!”

 还未等许是之说话,坐在女儿倪红霞身旁的倪匡印笑着接口说道:“晴晴啊,你要当你爸爸的”小老婆“,那也得先问问你妈妈同不同意呀!”

 倪匡印的话声未落,几乎在女婿许是之怀里扭作一团的金梦却接口央求道:“嗯…我也要做女婿的小老婆。”

 听了老婆金梦的话,倪匡印认真地说道:“你要做咱们女婿的”小“老婆,也得咱们的女儿红霞同意才行!是吧?”

 后面的这句“是吧”却是说给女儿倪红霞的。

 听女儿许晴晴和母亲金梦都央求做自己老公许是之的“小”老婆,倪红霞绷着脸,装作不愉快地说道:“哼,这是什么事呀!自己的女儿和自己的母亲都跟自己抢自己的老公,要做”小“老婆,好啊!那我就成全你们祖孙俩好了!”

 “好啊…”听了倪红霞“成全”的话,许晴晴和金梦这祖孙俩立刻叫起来。可还没等她们祖孙俩的叫好声音落下,一旁的倪匡印说话了“好什么好?金梦是我的老婆,红霞是我的女儿,我的女儿把我的老婆”成全“给我女儿的老公做了”小“老婆,那我怎么办!我岂不是没有老婆了吗!”

 话中满是酸味。

 听了倪匡印的话,大家都是不由地一愣,而正在与孙子许匿黏糊着的乐敬衣突然开口说话了“你女儿把你的老婆送给了你女儿的老公,那你就把你女儿娶过来当老婆不就是了吗!”

 听了乐敬衣的话,正在的身上上下其手的许匿一边继续在的身上上下其手,一边附和乐敬衣道:“好呀!说得对,既然妈妈把外婆送给了爸爸当”小“老婆,那外公你就干脆娶我妈妈、你女儿当”大“老婆就是了!嘻嘻…”看着自己的孙子许匿玩着自己的老婆乐敬衣,听着这祖孙俩给老亲家倪匡印出主意,一旁的许还河笑眯眯地说道:“是呀,匡印,我看敬衣和匿儿说得对,既然你女儿红霞把她妈、你老婆送给了她老公做”小“老婆,那你就干脆把你女儿娶过来做”大“老婆就是了!”

 接着转头对倪红霞说道:“红霞,你看呢!”

 听了公公许还河、婆婆乐敬衣和儿子许匿的话,倪红霞点头说道:“既然公公、婆婆和儿子都让父亲娶我,那我没什么说的,遵从你们的安排,让爸爸娶我当”大“老婆就是了!”

 说着,把脸冲向父亲倪匡印,一脸的恳求之,说道:“不知爸爸意下如何?”

 听了倪红霞的话,还没等倪匡印说话,许还河就迫不及待地说道:“匡印,红霞虽然是你的女儿,可也是我的儿媳妇,你娶她做”大“老婆,我们都赞成,难道你还有什么问题吗?”

 听了女儿倪红霞和老亲家许还河的话,倪匡印其实心里早就乐开花了,他高兴地应承着“好好好,我愿意…我当然愿意娶女儿做…做老…老婆…”

 “等等…”

 倪匡印的话音还未落下,许匿又提了个条件“外公,你娶你女儿、我妈妈做老婆我赞成,但是你还得答应我个条件。”

 “什么条件?”

 这时的倪匡印,只要大家支持他娶女儿倪红霞做老婆,什么条件他都会答应的。

 许匿说道:“外公,你得答应我让我妈妈给我生一个儿子。”

 听了外孙许匿提的条件,倪匡印如释重负,爽快地答应道:“好呀,别说是让你妈妈给你生一个儿子,就是让你妈妈给你生十个、八个儿子,外公也答应!”

 听了这句的父亲倪匡印和儿子许匿拿自己谈条件,而且条件竟然是让自己给儿子生儿子,并且是让自己生十个、八个儿子,倪红霞的脸立刻红了起来,扭捏着不好意思地说道:“坏爸爸,干吗让女儿给我儿子生那么多儿子呀!”

 倪匡印笑道:“红霞,爸爸的好女儿,嗯…好老婆,你不仅要给你儿子生儿子,还得给老爸我生儿子呐!哈哈…”许匿大声附和道:“对,对,对,外公说得对!妈妈,你不仅要给儿子我生儿子,你既然嫁给了我外公、你爸爸做老婆,当然也要给你爸爸、我外公生儿子呀!哈哈…”听着倪匡印、倪红霞、许匿,父女、母子、祖孙仨兴高采烈地谈论着生儿子的问题,被孙子许匿玩得有些把持不住的乐敬衣轻声对怀里的孙子许匿说道:“匿儿,你想不想让也给你生个儿子呀!”

 许匿一听,立刻来了精神,大声地说道:“,是说什么?”

 “我也要给孙子你生个儿子,你说好不好!”乐敬衣口气坚定地低声强调道。

 “啪…”

 听了乐敬衣的话,许匿高兴地几乎忘乎所以地搂过乐敬衣的脖子,在她的脸上狠狠地亲了一口,然后大声宣布道:“谢谢!我发誓,我要让家里的所有女人都给我生孩子,、外婆、妈妈,还有妹妹都要给我生孩子!”

 听了许匿的大声宣誓,许还河笑着附和道:“对,许匿说得对,我们家的女人都要给我们家的每个男人生孩子!”

 许还河和许匿祖孙俩的提议立刻得到了全家人的一致赞同,特别是许晴晴,家里的女人只有她还没有生育过,更别说给家里的每个男人都要生孩子了。她搂着父亲许是之的脖子,轻声说道:“爸爸,、外婆,还有妈妈,她们都生过孩子了,只有我还没有生过孩子,女儿要给爸爸你先生个孩子!爸爸,来,女儿的,女儿要给爸爸生儿子!”

 许是之听了,心里美得差点没笑出声音来,不思量自己身下的这个女儿居然多次迫切地要为自己这个当父亲的生孩子。而且,同样几乎一丝不挂地纠在自己身上的岳母金梦,也同女儿许晴晴一样,憋着劲也要给自己这个当女婿的生孩子。

 许是之爱怜地看着摆在餐桌上,展现自己眼前的女儿的那具娇的雪白体,他决定要好好挑逗戏耍弄一番自己这个美丽可爱的娇憨女儿。

 许是之把餐桌上的女儿许晴晴的体温柔地摆弄了一番,把她的双臂摆放在她的头顶两侧,完全是一副举手投降的样子,然后在身旁早已是迫不及待要与外孙女分享女婿大巴的岳母金梦的帮助下,快速地去了自己身上仅存的T恤和头,接着,他用自己的大腿把女儿许晴晴盘在自己间的雪白‮腿双‬分开呈四十五度,让自己的身体略微离开一些,用他那又又长、坚硬无比的大巴轻轻点抵女儿的小腹和那早已润泥泞、呼扇翕动的娇花瓣,挑逗着、欣赏着、把玩着。

 每次,许是之都只让用自己硕大的头轻轻分开女儿许晴晴那温暖润的一点点,在水潺潺的道口轻轻研磨,就是不将头深入进去。

 许晴晴被父亲许是之的大巴挑逗得身体迫不及待地扭动着,雪白娇的玉努力地往上送着,急切地想让父亲许是之的那巴快点进自己的之中。

 但这时,许是之突然将自己的大巴与女儿许晴晴娇离了开来。

 这样一来,许晴晴不知道父亲许是之在故意戏弄她,本来就如同万千蚂蚁穿心的全身立刻感到更加地酥难耐,她几乎是带着哭腔娇声地央求道:“嗯…不吗!

 爸爸,快女儿的呀!不…不要拿走大…巴…女儿要爸爸的大巴…,女儿也要你象在澳洲张雪雪那样,在全家人面前女儿的小吗!”

 看到裎在自己面前的女儿许晴晴央求自己用大她的动人时刻,许是之不住热血上涌,起早已是硬如槌的大巴,对准女儿许晴晴间的,刺了进去。

 “啊嗯…好…爸爸…大巴爸爸…得好……嗯…”许晴晴立刻舒叫起来。

 女儿的之内早已是滑一片,许是之用自己硕大的头顶住女儿那紧闭而滑腻的娇软,微一用力,头就立刻分开两片稚娇滑的刺进了中。

 “啊哦…嗯…”在女儿那柳眉轻皱、娇啼婉转声中,许是之的部向前一送,滚热硬的大巴酒深深地刺进了女儿许晴晴的中。

 许晴晴在父亲许是之那深深进自己中的巨大“钻”的刺下,早已是娇靥含羞、玉颊晕红、娇羞无奈了,她感到自己的中是那样地被满火热地充实填满着,她感到自己的“空虚”万分的“幽径”已是满满地填充。

 许晴晴的虽然紧凑,但道壁却是出奇的柔软、细腻,还会像波一样不规则的起伏,一旦动起来,被这种娇的体腔磨擦的快足以使任何男人失魂落魄,把持不住。

 许是之已经完全沉浸在女儿许晴晴的之中了,正在这时,身旁的丈母娘金梦却对女婿许是之撒起娇来“好女婿,丈母娘的,丈母娘也要女婿的大丈母娘的。”

 躺在餐桌上享受着父亲许是之大巴的许晴晴听了外婆金梦央求父亲许是之用大的话,一边息一边说道:“好…啊哦…外婆…等一会你趴到我身上…嗯…让爸爸…用大巴…我…我们祖孙俩…啊哦…”许是之听了女儿许晴晴说的这话,一边奋力着女儿的,一边乐得差一点没笑出声来。而金梦听了外孙女许晴晴说的这话,则也是兴奋异常,高兴地说道:“谢谢外孙…”

 她“女”字还没说出口,就立刻改口说道:“还是晴晴心疼外婆…姐姐…嗯…妹妹!”

 许晴晴继续享受着父亲许是之的大巴给她带来的悦,嘴中也就全是快乐之语“外婆,我们祖孙俩都是我爸爸的”小“老婆,那我们就是最好的姐妹,我们姐妹情深,一起”共享“我爸爸的大巴也应该的,还说什么谢呀!”

 “好外孙女,外婆知道你对外婆好,我们祖孙俩一起给你爸爸当”小“老婆,你当大我当小,我叫你姐姐,你叫我妹妹,好不好!”听了外孙女许晴晴的话,金梦感动得宁可甘居外孙女之下,尊外孙女许晴晴为姐姐了。

 “好妹妹!”

 “好姐姐!”

 金梦和许晴晴就这么,尤其是许晴晴就这么在父亲许是之的大弄之下与外婆金梦称“妹”道“姐”起来。

 听着自己弄之下的女儿许晴晴和身旁的岳母金梦祖孙俩称“妹”道“姐”的对话,许是之立刻将身旁早已是一丝不挂的岳母金梦也拉上了餐桌,让她呈“69”式骑跨在女儿许晴晴的身上。许晴晴立刻张开嘴叼住了外婆金梦那水泛滥得一塌糊涂的,拼命地起来。而许是之则从女儿许晴晴的巴,将沾满了许晴晴水的巴直接入了岳母金梦的嘴中,在岳母金梦的嘴中停留一会儿,接着他又将巴从岳母金梦的嘴中拔出,再深深地刺入女儿许晴晴深处…“唔…啊哦…唔…啊哦…唔…啊…唔…嗯…唔唔…嗯唔…唔…”金梦和许晴晴的哼唱之声立刻响彻整个餐厅,在空气中回

 金梦娇羞万般,娇靥羞红、玉颊含地娇啼婉转,销魂快死;妩媚清纯、娇羞可人的许晴晴的那具羊脂玉般美妙细滑的‮体玉‬随着父亲许是之大巴的动、入而起伏动着。餐桌上,两具柔美女体的颤动,宣示着许是之对女儿许晴晴和岳母金梦的蹂躏施…“啊哦…爸爸…唔…巴好…大…唔…”“唔…唔…顶到胃了…唔…好…深…”

 许晴晴和金梦叫着。同时,许是之也使出了浑身解数,不断地辱着身下这对祖孙——自己的女儿和岳母。许是之的巴时而浅轻送、时而猛打急攻、时而还研磨挠转、记记到底,他的巴不断地在女儿许晴晴的中和岳母金梦的嘴中进进出出,得祖孙二人是呼天喊地,声不断。

 “啊…”随着许晴晴的一声娇羞轻呼,一股白粘稠的从她的子而出,顺着浸透在中的了出来。与此同时,许是之只感到自己的巴一阵痉挛般地动,硕大的头深深顶入了女儿许晴晴紧小的子之中,后一麻,滚滚浓如同溃水决堤般而出,顷刻灌入了女儿许晴晴那等待孕育生命的花房之中。

 许晴晴本能地翘起股,接着父亲许是之汹涌澎湃的冲击,红热的小壶含夹裹,将父亲那含蕴着生命种子的一股脑儿地入了自己花的深处。

 父亲许是之的这股烫得许晴晴心神俱醉,‮体玉‬娇酥,真的是死,魂游巫山。一心想要为父亲许是之生儿育女的许晴晴终于盼得可以用自己的“土地”为亲生父亲孕育儿女的种子了。

 专注地看着女婿许是之的大巴在外孙女许晴晴的中播撒着生命的种子,金梦心情愉悦,她为女婿和外孙女感到无限的幸福和甜蜜。待到许是之的大巴在女儿许晴晴的完毕,金梦无限深情地把许是之那还没有疲软的大巴从许晴晴的出,然后张开嘴巴把沾满了许是之和许晴晴混合物的巴含进了嘴中,认真地起来。

 此时的许晴晴,那真是心满意足,柔情无限。她娇微微,吐气若兰,玉面羞红,善解人意地细声说道:“爸爸,你得女儿好啊!你也外婆吧,我们现在都是你的”小“老婆,是好姐妹,你也不能亏待外婆”妹妹“呀!是吧,外婆?”

 后面这句是说给还在专心致志地食许是之巴的金梦的…整个席间,一家人自然是饮酒作乐,欢乐开怀,风情无限,即使是在许是之与岳母金梦、女儿许晴晴占据了餐桌,但是还是仍然没有影响其他家人之间的浓情意和谈笑风生。望着早已由儿女亲家的两家人结成了亲密无间般的一家人的家人,再看看那被家中男人或拥在怀中、或骑在下的四个大小不一、如花似玉的美女,许还河心澎湃,心中不住地感谢上苍,对自己家人如此的厚爱与眷顾。

 正在许还河心游太虚之际,搂着乐敬衣上下其手的许匿大声倡议道:“爷爷,外公,今天既然我们全家聚在一起了,我看我们男人就就轮一遍女人,你们说好不好!”“好啊!好啊!好啊!”听了许匿的倡议,还没等家中的其他男人说话,刚刚被父亲许是之过,还躺在餐桌上的许晴晴大声地叫起好来。

 “嗯…嗯…嗯…”嘴中叼着女婿许是之巴,骑跨在外孙女许晴晴脸上的金梦则迫不及待地点头表示赞同。

 而乐敬衣和倪红霞婆媳俩则满面羞红地互相看了一眼,默默地表示了无声的赞同。

 见家里的女人们都表示赞同孙子许匿的提议,许还河则笑着问亲家倪匡印“匡印,怎么样,你的想法如何?”

 倪匡印看着自己的老婆金梦赤身体地骑跨在外孙女许晴晴的脸上,嘴里叼着女婿许是之的巴点头赞同的靡模样,再想想女儿倪红霞那令他销魂的裆中的巴早已点头催促他跃跃试,恨不得立刻上马了。

 见大家都没有反对自己的倡议,许匿立刻大声说道:“既然都赞成我的想法,那就从我开始…”

 还没等哥哥许匿说完,许晴晴就又迫不及待地问道:“哥哥,从你开始,那先谁的呀?”

 许匿笑道:“当然要先呀!”

 许晴晴反问道:“为什么要先,而不是我的呀?”

 许匿说道:“你的爸爸刚刚过了,当然我要从开始起了。”

 听吧刚刚许匿的回答,许晴晴撅嘴赌气地在骑跨在自己脸上的外婆金梦淋淋的上亲了一口,然后开始专心的食起来,不说话了。

 此时的乐敬衣早已是被孙子许匿在自己的身上上下其手给弄得恨不得马上有进自己的中为自己止,现在孙子许匿又说让自己第一个挨,心里自然是欣然地接受孙子许匿的安排。

 满脸笑意的倪红霞在旁边提醒儿子许匿说道:“儿子,今天我们家的女人可是四个,有、外婆、妈妈和妹妹,看你有什么本事让我们足啊!嘻嘻…”“嘿嘿…妈妈你放心,儿子我保证让你们四个女人都个个心满意足。”

 许匿听了母亲倪红霞的话,自信地笑着说道。

 “儿子,你不要吹牛啊,今天,就看你能不能把咱们家的女人都得心满意足!”

 巴被岳母金梦叼在嘴中享受着的许是之听了儿子许匿自信满满的话,对儿子许匿使起了将法。

 “爸爸,你放心,儿子的这巴绝不输于你和爷爷、外公的巴,你就看好吧!”

 许匿自豪地说道。

 “好,那我们就看你是如何用你打巴让家里的女人心满意足的啦!”

 许还河和倪匡印听了许匿的话,异口同声地说道,语义中满是对孙儿辈的骄傲和鼓励。

 倪红霞来到公公许还河和父亲倪匡印的身边,挤进了两个人的中间坐下,她要欣赏儿子许匿是如何用自己赋予儿子的那超级大巴来他的乐敬衣、外婆金梦和妹妹许晴晴的的,当然最后她这个作母亲的还会要亲自用自己这个生出儿子的亲身体会一下儿子的那超级大巴。

 看到家人们都做好了欣赏一出即将上演的,而且是每个人都要参演的靡风光大戏的时候,许匿对乐敬衣说道:“,我们祖孙俩先表演给大家看,让第一个先尝尝孙子我的超级大巴的厉害!”

 说着,再也按耐不住,把徐娘半老、风韵犹存的乐敬衣抱进了自己的怀中,两手分别就势将她身上本就不多的片缕衣衫给了下来,一具晶莹雪白、柔玉滑的绝美体立刻了出来,随之,许匿毫不客气地用双手握住了乐敬衣那依然如‮妇少‬般柔软娇的一双峰。

 “啊哦…嗯…啊…”乐敬衣柔美耸拔的峰,给孙子许匿这么一握,她的身体不由得酥麻软,芳心立刻鹿跳不已,丽靥也随之泛起一片红霞,两片人的樱之中不由得发出了一连串醉人的呻之声。

 许匿的那两只禄山之手在乐敬衣秀美白峰上捏着,瓷意享受着乐敬衣那不能自己的扭捏挣扎。接着,许匿让乐敬衣躺下来,然后把自己那雄伟铁硬的超级大了出来。

 “噢…好大…”

 当许匿那超级大出来的时候,虽然家里的女人们经常能够享受到这超级大巴,但是嘴里仍然还是不住发出了赞叹之声。

 许匿双手托起乐敬衣那肥白的股,分开乐敬衣那两条修长的跳芭蕾舞的美腿,将他那颗硕大的头轻轻地顶在了乐敬衣那挂着几滴晶莹珠、依然如蝴蝶般含羞待放的肥厚上。

 此时,乐敬衣心中唯一所想,就是需要孙子那超级大巴尽快勇猛地进自己早已是难耐的中。而许匿则是不慌不忙,慢条斯理地用自己硕大的头在乐敬衣漉漉的门口轻轻动,偶尔将头稍稍地探入门,却就是不将头整个深入中,那股如同万蚁噬咬的热烫酥感觉,让乐敬衣的全身颤抖不止,嘴中不断地发出了如泣如诉般的高呼短

 “啊哦…嗯…嗯嗯…唔…嗯嗯…嗯嗯…啊哦…”看到乐敬衣被自己挑逗得已经不能自己,许匿才满脸自豪地起自己的那昂首立的超级大巴,抵在乐敬衣那早已是滑温的“玉沟”大头挤开依然如‮妇少‬般闭合着的肥厚股顺势一,超级大巴就顺利地乐敬衣的之中。

 孙子许匿的那超级大巴在自己的中连续有力地出和入,得乐敬衣忘乎所以,不顾一切地啼婉转、起来“哎…唔…轻…轻点…小祖宗…哎哎哎…轻…嗯…轻点…受不…了了…唔哎…唔哎唔…轻…轻点…唔唔…哎唔…”一边听着乐敬衣的调,一边挥舞着自己的大巴又在乐敬衣的中痛快地冲刺了三、五百下之后,许匿就感到乐敬衣的子深处一阵搐,快地在乐敬衣中进出着的大巴被一阵电击般的痉挛勒紧、绕,接着就听到“啊”一声媚入骨的叫,乐敬衣高了。

 看着眼前许匿与乐敬衣表演的活宫,息声、声弥漫了整个房间。

 看着儿子许匿用他那超级大巴将婆婆乐敬衣得高迭起,中也得几乎不能自己的倪红霞用几乎是颤抖的声音对儿子许匿恳求道:“儿子,妈妈的,来,给妈妈的止止妈妈的吧!”

 还没等许匿反应过来是否答应他母亲、自己的女儿倪红霞的恳求,在一旁看着老婆金梦依然用嘴叼着女婿许是之的巴痴痴地看着外孙子许匿将他的乐敬衣得高迭起,倪匡印开口了“匿儿,你完你,下面就应该去你外婆的了,外公要看外孙你用你的大你外婆的。”

 听了外公倪匡印的话,许匿从乐敬衣的中拔出自己大坚硬的巴,来到了餐桌旁,伸手轻轻扶住嘴中仍然叼着父亲许是之的巴,身体骑跨在妹妹许晴晴脸上的外婆金梦的肥白股。

 当外孙许匿的双手扶上自己股的时候,从叼着女婿许是之巴的金梦的嘴中传出了声声啼“嗯…要…嗯…嗯…”同时,她的地扭动起来,似乎对即将进自己的中的外孙许匿的那超级大巴的到来,做出的姿态。

 许匿的双手在外婆金梦摇动着的肥白股上轻爱抚着,他瓷意享受着外婆金梦的肥白股,他的双手顺着外婆金梦的两片肥美的股蛋慢慢向下滑动,停在了她浑圆的大腿上,停留片刻,又接着滑动,钻进了外婆金梦叉开着骑跨在妹妹许晴晴脸上的肥之上。

 “啊哦…啊…嗯…啊…”金梦的嘴中立刻发出了靡的叫,叫声没有一点阻滞。原来,当许匿的双手一触到外婆金梦早已是水淋漓、难耐的时,她已经把叼在嘴中的女婿许是之的巴吐了出来。

 “啊哦…好外孙…好哥哥…外…婆…好想要你…大巴…啊哦…”刚才看着眼前女婿许是之的大巴在外孙女许晴晴的中进进出出,自己又叼着沾满了女婿许是之与外孙女许晴晴混合物的食了半天,现在,自己的中早已是非常渴望巴的入了,嘴中不住词滥调地叫起来。

 看着展现在自己眼前的外婆金梦的那两条丰腴白的大腿叉之处,微微隆起的,滑润肥厚的,微微开的门,看得许匿立刻血脉贲涨起来。闻着从外婆金梦中散发出来女人特有的体香,许匿忍不住向外婆金梦那靡的部吻去。

 当许匿的嘴与外婆金梦的吻合在一起的瞬间,许匿立刻感觉到了外婆金梦的身体一阵颤栗,一股无、透明、味体从外婆金梦的溅而出,直冲许匿的嘴中。

 许匿陆续咽数口之后,还是有大量的从许匿的嘴角淌出来,滴落在了躺在外婆金梦下的许晴晴的脸庞上。许晴晴连忙张开嘴巴伸出舌头将滴落在自己脸上的从哥哥许匿的嘴里出的外婆金梦的贪婪地进自己的嘴里。

 许匿伸出舌头,用舌尖分开外婆金梦微微分开着的肥厚,然后舌头伸进外婆金梦滑润的中缓缓地搅动着。而躺在外婆金梦下的许晴晴则张开双噙住了外婆金梦那颗凸起的食玩起来。

 “啊哦…啊…我…啊…嗯…啊…”金梦立刻被外孙子许匿和外孙女许晴晴玩得扭摆着肥白的丰不管不顾地大声呻起来。

 看到外婆金梦被自己和妹妹许晴晴玩叫起来,许匿也不怠慢,连忙起自己的超级大巴就往外婆金梦那刚刚淋淋的中刺去。

 正在火焚身的金梦忽觉自己中阵阵舒畅快不断传遍全身,一滚热长的挤进了中,熨藉得自己好不销魂,肥白的大股情不自地扭摆耸动,合起紧紧地箍夹在自己中的外孙许匿那火热的“不速之客”嘴中依依呀呀地哼唱起来“啊哦…唔…嗯…唔…好…唔…嗯…”许匿的大巴在外婆金梦幽深紧窄、火热滑的中轻、进进出出了四、五百下之后,逐渐加快了动的节奏,而且是越越狠、越越深…  m.pPmmXs.COM
上章 幸福家庭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