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幸福家庭 下章
第23章
 “这件事我们就这样定下来了,近期我就让我爸爸将前期款项通过红霞公司打入你公司的账户上。”电话中,胡梦儿与李雪儿说着“雪儿,此次澳洲之行真是感谢你的盛情款待呀!”

 “谢什么,何况我们已经是一家人啦!”电话那边李雪儿说道:“至于澳洲这边的事情现在都已经完全敲定了,前期收购款一到帐,我就着手办理移手续,等你们来澳洲签定最终的法律文书就可以了。”

 “好的,雪儿你辛苦啦!等我们下次到澳洲签法律文书的时候,再让爸爸好好”报答、报答“你啊!哈哈…”胡梦儿故意挑逗李雪儿是让谁的爸爸“报答”她,同时也确认了大家都是一家人。

 听了胡梦儿不怀好意的话,李雪儿心中甜蜜,嘴上却扭捏地说道:“嗯…爸爸…你坏,不理你了…”

 胡梦儿故作神秘地笑着说道:“雪儿,你想不想知道爸爸现在在干什么呢?”

 李雪儿也没多想,随口就问了一句“爸爸在干什么呀?”

 胡梦儿笑道:“那我告诉你,你可得坚持住呀。”

 “告诉我爸爸在干什么,我有什么坚持不住的?”李雪儿纳闷道。

 “啊哦…雪儿,告诉你…爸爸…正在…我的…我的呢…啊…好…喔…哦…”胡梦儿边息着边夸张地说着。

 胡梦儿说的一点也不假,此时,胡胜利正趴在女儿胡梦儿的间,在她修刮得光洁无部贪婪地着呢。随着胡胜利的舌头灵巧地上下翻动,胡梦儿的嘴中也夸张地发出着地哼叫,把听筒那边的李雪儿也弄得不能自己起来。

 自从胡胜利甫一到达澳洲就在黄金海岸的金色沙滩之滨将前来接他们一行的李雪儿给了之后,在整个澳洲考察的这一段时间里,胡胜利、胡梦儿、胡戈父女、父子、母子三人以及倪红霞、许匿母子俩就顺理成章地与张黎明家的女人成了“一家人”由于张黎明经常往返于大陆,不能常住澳洲,久旷了的白玉雪、李雪儿、张雪雪母女仨人久旱逢甘霖“一家人”也就沉浸在了爱的愉之中。胡胜利、胡戈、许匿三个男人,每都在考察的行程当中随时随地尽情品赏这三代绝母女。当然,这样快美妙的行程一定也少不了胡梦儿和倪红霞。

 因为有了“一家人”男女爱的月般气氛,整个澳洲的考察行程充满了温馨和爱,即使在与澳方人员进行谈判的过程都充满了浪漫情调。

 胡胜利一行在澳洲的考察完全是按照张黎明的策划而安排的,凭借张黎明对市场的嗅觉和在澳洲多年经营的人脉,他判断随着大陆经济的高速发展,能源的需求将是未来大陆经济发展的关键。投资能源业,并利用张黎明的国有大型能源企业的窗口渠道向大陆进口,将是最具发展潜力的投资。

 澳洲是世界上最大的焦煤产地,尤其是昆士兰州更是澳洲焦煤的核心产地,也是世界上最大的海运焦煤码头,在澳洲如果要投资能源,首选项目就应该是收购焦煤矿山,而首选地就应该是昆士兰州。

 张黎明的建议与胡胜利的思路不谋而合,两个人都正试图自己企业的业务中增加矿业版图。张黎明虽然是大型国有矿业企业的老总,但是在自己老婆李雪儿旗下的自己的企业却没有采矿业,而胡胜利要到澳洲发展也看重的采矿业,所以两人一拍即合。商定好一起并购BHBT矿业公司。按照并购设想,谈判一旦成功,投资回报率将达到50% 以上,收益相当不菲。

 此次胡胜利他们一行来到澳洲,虽然张黎明并没有一起随行,但是与澳方BHBT矿业公司的并购谈判自然是在张黎明的斡旋下由李雪儿早已安排妥当了。约定好了谈判时间后,李雪儿和胡胜利来到了BHBT矿业公司设在布里斯班的总部大楼,与BHBT矿业公司开始了并购谈判。

 谈判桌上,李雪儿兼任翻译,胡胜利与BHBT公司的谈判代表进行着舌剑,互不相让的艰苦谈判。按照计划,并购BHBT矿业公司需出资10亿元人民币,但是BHBT矿业公司却提出了20亿元人民币的并购条件。经过几个轮次的谈判,BHBT矿业公司不做任何让步,谈判陷入了僵局。

 当心急如焚的李雪儿将与BHBT矿业公司谈判陷入僵局的情况告诉远在大陆的张黎明之后,张黎明最终决定动用BHBT矿业公司的内部关系了解BHBT矿业公司谈判代表的个人信息。对BHBT矿业公司,张黎明很早就有想法,只是一直没有这么大的资本和机会。这次胡胜利提出到澳洲发展,让张黎明眼前一亮,对BHBT矿业公司垂涎很久了心思再次活跃起来。现在谈判遇到了困难,正是启用自己早已在BHBT矿业公司布好的内线的最佳时机。

 按照张黎明的吩咐,李雪儿马上与他布在BHBT矿业公司的内线取得了联系,得到的信息是,BHBT矿业公司的首席谈判代表尼尔斯是一个对东方女充满着无限向往,甚至是有些特殊癖好的白种男人。

 有了这条内部信息,李雪儿在征得张黎明和胡胜利的同意后,做出了决定,那就是此次谈判男人不再上谈判桌,与BHBT矿业公司的谈判全部由女人组成,也就是谈判由她带着胡梦儿和倪红霞来完成。

 确定了谈判人选,下一步就是研究谈判策略。经过前几轮的谈判,李雪儿已经完全明白,要想通过正常的谈判手段来完成既定目标是不可能的了,唯一采取超常规、不择手段的办法,谈判才能按照自己设想路子走下去。

 使用女,三个女人不约而同地都想到了,但是如何使用女却让三个女人颇费了一番思量。第二天,三个女人乘坐一辆加长的奔驰高级轿车来到BHBT矿业公司总部的。下了车之后,三个漂亮的女人互相看了看,简单地整理了一下衣着,然后高傲地抬头并排踏上了BHBT矿业公司总部大楼的台阶,高跟鞋踏在大理石台阶上发出了“哒哒哒”的清脆声响。

 今天,三个人清一穿着的是职业女套装,下身的紧窄短裙把她们浑圆丰部勾勒得曲线毕感的网状丝袜将她们修长的‮腿双‬衬托得惹火勾人。天生丽质的三个人,脸上都是轻施粉黛,让她们格外地引人注目。

 三个漂亮的东方女人的出现,立刻惹来BHBT矿业公司总部大楼门前的人们好奇地驻足观望,脑海中同有一个疑问:这是从哪儿冒出来的三个如此漂亮的东方女人?!

 又一轮的谈判开始了,只不过这次让BHBT矿业公司谈判代表们感到惊讶的是三个漂亮的东方女人参加谈判。谈判桌上仍然是舌剑,互不相让,三个女人的谈判让BHBT矿业公司的谈判代表们一点也不轻松,她们的谈判水平和技巧让BHBT矿业公司的谈判代表们感到了实实在在的压力。而最要命的是,BHBT矿业公司安排的谈判地点的谈判桌是透明的玻璃钢谈判桌,透过桌面可以清晰地看到对方的一举一动。

 人的三个异乎寻常漂亮的东方女人的六条大腿让BHBT矿业公司谈判代表们已经是两眼放光了,再加上她们还不时地做出一些让BHBT矿业公司的谈判代表们注意力不能集中的形体动作,可想而知,谈判会是个什么样了。

 渐渐地,李雪儿突然发现BHBT矿业公司首席谈判代表尼尔斯的注意力越来越不集中,说话也是开始不着边际,而眼睛却总是时不时地往倪红霞的身上瞄。李雪儿十分纳闷,她也好奇地向倪红霞看去,只见她的身子后仰慵懒地偎在椅子的靠背上,外套的钮扣已经松开,被两颗雪白丰房挤出的沟若隐若现。再顺着她的身子向下看去,倪红霞穿着高跟鞋的双脚则蹬在谈判桌的桌腿上,‮腿双‬劈开着,股翘翘着,没穿内的裙底风光已经是一览无遗了。

 眼看着BHBT矿业公司的首席谈判代表尼尔斯张着嘴,咽着口水,瞪大了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搔首弄姿”的倪红霞,李雪儿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李雪儿的这声笑,让BHBT矿业公司的首席谈判代表尼尔斯立刻醒过神来,满脸通红,尴尬地嘴中连声“I" msorry”起身跑了出去,其他谈判代表们也跟着出了谈判室。

 没明白怎么回事的胡梦儿,看着BHBT矿业公司的谈判代表们突然都走了,一脸茫然地问道:“怎么回事?这帮老外怎么都跑了?不谈判啦?”

 忍不住笑的李雪儿向倪红霞努努嘴,笑着说道:“你还是问红霞吧!嘻嘻…”还没等胡梦儿问,倪红霞却首先开口道:“谈判的事情我经历多了,对付男人的最好办法,尤其是那些好的男人,向他们展示咱们女人的本钱,让他们对你产生望,那么一切就都OK啦。”

 听了衣衫不整的倪红霞说的话,胡梦儿已经了然于,但还是忍不住问道:“红霞,你刚才干什么了,让这老外红头涨脸跑出去了?”

 “嘻嘻…”倪红霞仍然坐在椅子上把身体转向胡梦儿,将短裙裙摆掀了掀,‮腿双‬翘了翘,笑着说道:“那还不容易,我只需这样就搞定了。”

 “哎呀…红霞,怎么…你…你裙子里没穿内呀!”看到倪红霞将自己的裙子掀起,‮腿双‬翘起,胡梦儿才发现倪红霞裙底里的风光,夸张地惊叹起来,嘴中也发自内心地赞叹道“我真是服了你啦,竟然想到如此的招数!”

 倪红霞得意地说道:“也没什么,看到跟这帮老外谈判如此的费劲,让我不得不又用上了在国内跟那帮官僚谈判时的伎俩。男人呐,不论国内还是国外,只要咱们女人稍稍出卖点相,没有一个不乖乖就范的!”

 听了倪红霞的话,胡梦儿心悦诚服地说道:“红霞,真有你的!”

 倪红霞接着说道:“这不,谈判的时候,我解开上衣钮扣沟一亮,再劈开腿掀起裙子朝老外微微展示一下,老外们的眼珠子马上就快掉出来了,我估计,老外们现在肯定在卫生间擦鼻血呢!嘻嘻…”听了胡梦儿和倪红霞的对话,李雪儿的身体也燃起了熊熊火,她一咬牙说道:“红霞说的对,我们干嘛跟老外费这么大的劲谈来谈去的,我看我们干脆一起就用我们的本钱跟老外”谈“吧!”

 说做就做,李雪儿和胡梦儿立刻学着倪红霞的样子,站起身来,掀开裙子开始有样学样地行动起来。

 李雪儿裙下穿的是一件黑色吊带网状袜,下体是一条透明白色T型内,修剪得整整齐齐的隐约可见。她伸手去紧紧勒在下体上的T型内出了她那修剪成V字型的可爱

 而对在谈判桌上就敢大胆展示体的倪红霞大惊小怪的胡梦儿更是让人意想不到,在她的裙底里居然连条内都没有穿,是只穿了一件连体开裆网状袜,从连体袜的开裆处可以看到她那刮去了泛着的无下体。

 三个漂亮女人刚刚做好了破釜沉舟的准备,BHBT矿业公司的谈判代表们便开门走了进来,尤其是那位首席谈判代表尼尔斯,脸上虽然已经看不出什么,但是红红的眼神里却充满了狼一样的望。

 看到BHBT矿业公司的尼尔斯的眼神,李雪儿心中乐了,她知道谈判就要成功了,但是还需要最后搞定这个老外。此时,倪红霞仍然懒懒地偎在椅子靠背上,两腿肆无忌惮地搭上了谈判桌脚上,一只手伸进裙底,在自己最娇的地方轻轻地抚摸着,脸上的笑容充满了挑逗的意味。

 谈判继续进行。李雪儿似乎也开始越来越不注意自己的坐姿了,她坐在BHBT矿业公司的首席谈判代表尼尔斯对面,时而屈起‮腿双‬,时而又放肆地劈开两腿,让自己的裙底春光一览无遗地展现出来,好象全然不知对面的老外们的双眼正在火。

 随着李雪儿不停地变换着‮腿双‬,使她裙底已经去了T型内的下体频繁地在老外们的视野闪现,虽然只是惊鸿一瞥,但那被修剪成V字型的可爱却让老外们垂蜒滴,大口水。李雪儿不停地变换着‮腿双‬的姿势,时而叉,时而劈开,弄得谈判桌上的老外们,一个个,脸上越来越红,如同着了火一般,巴越来越硬,把裆都顶起了高高的帐篷,隔着透明的谈判桌尽收她们的眼里。

 看着BHBT矿业公司谈判代表们一个个如醉如痴的样子,李雪儿与倪红霞、胡梦儿互相看了一眼,心领神会地脸上出了笑意。三个漂亮的东方女人开始肆无忌惮地做起了任何男人都抵挡不住的动作——手。同样的动作:掀开裙摆,劈开大腿,展示部,玩下体。

 看东方美女展示各自修饰不同的部,看东方美女玩靡无限的下体…噢!天哪!把这一切看在眼里完全看傻了的BHBT矿业公司的谈判代表们再也坐不住了,站起身来开始随之起舞了。他们一个个迫不及待地解开了带,子,把早已是坚硬无比的巴从裆里掏了出来,一边看着对面的美女手,一边快都‮弄套‬起来。

 看着一群老外犹如喝醉了酒一般站在面前疯狂地手不一会儿的工夫,就一个个额头见汗,身体摇晃,如醉如痴,三个漂亮的东方美女已经是有成竹,笑颜如花了。

 李雪儿笑着说道:“姐妹们,大功就要告成了,咱们现在可以专心地欣赏老外们自赎了!”说着,率先合上劈开的‮腿双‬,放下裙摆,整理好仪容,正襟危坐,用好奇般的眼神看着老外们握着巴‮弄套‬着。胡梦儿和倪红霞也马上与李雪儿一样坐在谈判桌前正襟危坐,一脸的好奇起来。

 老外们一个个正在如醉如痴地边欣赏美女手边疯狂地‮弄套‬着自己的巴,忽然间眼前的美女突然变成了淑女,他们就象被人突然兜头浇了盆了凉水一般,经关控制不住立刻开始了发,大股大股的得谈判桌上到处都是。

 完了的老外们,一个个尴尬地手握着疲软的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完全不知道如何是好了。此时,谈判经验丰富的倪红霞开口了。

 “请问BHBT矿业公司的谈判代表,你们刚才在谈判桌上的所作所为是什么意思?难道贵公司就是这样对待谈判对手的吗?更何况,对方全是传统的东方女。请你们给出合理的解释,否则,我们将召开新闻发布会,向全世界公布贵公司谈判代表的所作所为。先生们,你们说说看,我们是接着谈判呢,还是怎么办?”说完,倪红霞看了看身边同样一脸严肃的胡梦儿和李雪儿,不说话了。

 此时的BHBT矿业公司的谈判代表们早已是威风扫地、毫无斗志了,所有的谈判代表都看着尼尔斯,所有人都哆哆嗦嗦匆忙地提着子,系着带,谈判开始的盛气凌人也早已一扫而光,不复存在,剩下的只有唯唯诺诺,尴尬异常的份了。

 看着所有谈判代表都看着自己,作为首席谈判代表的尼尔斯只好镇静一下,尴尬地清理了一下思路“既然她们要并购BHBT矿业公司,我们这些人如果处理好这件事,也许自己还会留下来继续工作,保住饭碗。”想到此,他清了清嗓子,说道:“女士们,实在是抱歉,刚才我们对女士们的冒犯,请多多包涵!我想我们会与女士们签定一份让女士们满意的并购方案的。”说到此,他抬头看向三个美女,不,现在恐怕在所有BHBT矿业公司的谈判代表心里面,她们已经绝不是美女,而是化身美女的恶魔了。

 听了尼尔斯表的话,倪红霞、胡梦儿和李雪儿互相看了一眼之后,倪红霞说道:“好吧,如果并购方案签定之后,我保证各位都会继续留下来为企业工作的,除非有哪位不愿意!”

 “是,是,是,我们愿意留下来,愿意留下来。”倪红霞的话音未落,这些自己把自己和BHBT矿业公司毁了的家伙们,立刻点头哈地连忙答应。

 “那好,我们现在就签定协议。”倪红霞说道。

 尼尔斯连忙说道:“好,好,好,我马上叫人收拾一下就…”

 “不用收拾,我们就在这张谈判桌上签。”未等尼尔斯话说完,胡梦儿直接制止了尼尔斯“把这些留下来见证我们的谈判成果,难道不好吗?!”

 听了胡梦儿的话,尼尔斯满脸通红,连忙说道:“好,好,好。”到底好什么,恐怕连尼尔斯自己也说不清楚,现在,他只有听话的份了。

 回想起与BHBT矿业公司的谈判过程,胡梦儿就有些抑制不住大量的中源源不断地向外倾。她一边享受着父亲胡胜利趴在自己食着自己给自己带来的愉,一边与李雪儿在电话里聊着。

 而此时,远在南半球的澳洲正是晚餐时节。因为老公张黎明这段时间正好回到了澳洲家中,亲自下厨烹饪的李雪儿刚刚将晚餐弄好,就接到了胡梦儿打来的越洋电话。听到电话铃声,李雪儿将晚餐放到餐桌上,一边心中嘀咕着谁来的电话,一边来到客厅拿起了电话,与胡梦儿热乎地聊了起来。

 当李雪儿与胡梦儿通完电话回到餐厅,她却被眼前餐桌上的一片所惊呆了。

 只见,在靠近临海的落地窗边,母亲白玉雪与女婿张黎明并排坐在一起,她的怀里抱着她与张黎明生的儿子正在吃着,两颗雪白硕大丰房被叼着她的头吃的儿子拱得颤巍巍的让人直咽口水。

 餐桌下,女儿张雪雪则趴在正在喂儿子水的外婆白玉雪叉开的‮腿双‬之间贪婪地食着从她的中汨汨出的水“啪叽、啪叽”的声将餐厅弄得靡无限。

 看着自己的老公、母亲、女儿,还有母亲抱在怀里吃的母亲跟老公生的小弟弟,李雪儿的脸上出了甜蜜的笑容,心中油然升起了一股暖,全家人其乐融融的天伦之乐充满着无限的欢乐。

 来到餐桌前,望着餐桌上自己为了给老公张黎明接风而亲自下厨房烹饪的一桌丰盛的晚餐根本没有动筷子,李雪儿娇嗔道:“唉!妈妈,你看你,只顾着喂您儿子吃,饭菜都凉了也不说招呼我老公吃饭!”

 听了女儿李雪儿那满是酸味的话,白玉雪撇了一下嘴,说道:“什么叫只顾着喂我儿子吃呀,没看见我也喂你女儿下面吃呢吗!”

 听了母亲白玉雪的话,李雪儿说道:“那能一样吗!你儿子在上面吃的是,我女儿在下面可吃的是水呀。”

 听到母女俩斗嘴,张黎明笑着圆场道:“是我让等大家你一起吃饭的,你亲自下厨房那么辛苦,哪能不等你来一起共进晚餐呢。”

 听了老公张黎明的话,李雪儿面笑容,娇声说道:“这还差不多。我以为你跟丈母娘有了儿子,就不关心咱们的女儿了呢!”

 张黎明笑道:“哪能呢,妈妈、你,还有咱们的女儿都是我的女人,我怎么会厚此薄彼呢!”

 这时,张雪雪从餐桌底下钻了出来,一边吧嗒着嘴,一边赞美道:“真好吃!外婆的水真好吃!”

 “好吃?傻女儿,你外婆的水再好吃还能有你外婆的水好吃呀!”听了女儿张雪雪的话,李雪儿酸酸地说道。

 张雪雪听了母亲李雪儿的话,认真地说道:“就是好吃嘛!不信你问爸爸。”说着,转头对父亲张黎明说道:“爸爸,你说,外婆的水是不是很好吃。”

 听了张雪雪认真的话语,张黎明和李雪儿、白玉雪都忍不住笑了起来,张黎明笑道:“是,是,是,你外婆的水好吃,可以了吧!”

 张雪雪伸出舌头在自己的嘴了一圈,撇了一下嘴,说道:“哼,外婆的水就是好吃吗!”说着,来到了父亲张黎明的身边,偎进了他的怀里。

 张黎明把女儿张雪雪搂在前,一只手在她的头上抚摸着安慰道:“乖女儿,你说得对,你外婆的水就是好吃!”

 李雪儿一听老公张黎明向着女儿张雪雪说话,娇嗔道:“就向着你女儿和你丈母娘,难道我的水不好吃呀?!”

 还没等张黎明说话,白玉雪笑着接口道:“雪儿呀,依妈妈看呀,也让雪雪吃吃你的水,比比看,咱们娘俩谁的水更好吃?”

 李雪儿一听,撅嘴道:“妈妈,连你也不向着女儿,比就比,看咱们娘俩的水谁的更好吃!”说着,劈开了‮腿双‬,作势让女儿张雪雪也吃自己的水。

 没想到,张雪雪却笑着大声倡议道:“妈妈,爸爸的巴闲了半天了,莫不如咱们娘俩一起吃吃爸爸的巴吧!”说着,一矮身又钻进了餐桌下,抓起父亲张黎明早已立起来的巴含进了口中。

 自从张黎明回到澳洲,一家人在家里几乎就是全部不着一缕,一丝不挂毫无顾忌地裎相见。就是现在餐桌上,也只有李雪儿因为刚才下厨房在身上穿了一件仅仅能够遮住腹部而身体其它部位全部出的围裙而已。

 “我也要吃。”看到女儿张雪雪钻到了餐桌下将父亲张黎明硬巴含进嘴中快地起来,李雪儿心中顿生醋意,身子一蹲,也钻到了餐桌底下跟女儿争夺起了自己老公的大巴。

 自己的老婆和女儿在自己的下争相着自己的巴,一会儿在老婆的嘴中,一会儿又被女儿的小口包裹住,张黎明这个啊!自己的巴和卵袋被老婆和女儿轮番亲吻、着。这样的待遇,试问,天下有几人能享受得到?!

 张黎明一边享受着自己老婆和女儿在自己下的母女之,一边张开双臂抱过了仍然在给儿子喂的白玉雪,丈母娘和女婿深情款款地吻在了一起。

 吻了一会儿,张黎明把怀里抱着孩子喂的岳母白玉雪抱到了餐桌上,让她仰面躺在餐桌上,‮腿双‬屈起劈开呈M状脚底搭在桌沿上,站起身来,把巴从下互相争食的母女嘴中出,深深地入了她的中,快速地弄起来。

 “啊…啊……使劲…好…啊…”白玉雪的嘴中立刻发出了快的叫声。

 张雪雪和母亲李雪儿正在争相用嘴着父亲张黎明的大巴,忽然巴被父亲了去,紧接着就进了外婆白玉雪的中。还没等李雪儿反应过来,她一转身又把脑袋钻到了父亲张黎明的腿间,张开嘴巴吻上了外婆白玉雪套着父亲张黎明不停进出着巴的上,贪婪地亲吻起来。

 李雪儿一见,也不甘示弱,从餐桌下钻了出来,爬上餐桌,一劈腿骑在了仰面躺在餐桌上的母亲白玉雪的脸上。白玉雪则张嘴含住了女儿李雪儿坐在自己脸上的水淋漓的下体,起女儿的蒂,灵动的舌头在女儿李雪儿的中进出游动。

 “啊!啊!啊啊…舌头…舌头进去了…进到里了…啊…出去了…啊哦…”李雪儿十分受用地享受起母亲白玉雪高超的口技,嘴中叫起来。

 一家人晚餐前的开胃菜就这样拉开了序幕。

 张雪雪贪婪地着从外婆白玉雪里被父亲张黎明飞快地巴带出的,舌头在外婆白玉雪的边上不断地画着圈,不让一滴从自己的嘴边走。张黎明的巴不停地,白玉雪的不停地,张雪雪不停地。终于,还是张雪雪没有坚持住,她张大了嘴巴息着说道:“不行了,我不行了,外婆、爸爸,我的啊!我的里也要巴止止!”说着,她从餐桌下钻了出来,站起身来,转身跑回了卧室。

 不一会儿,张雪雪又从卧室跑了回来,手中多了一又长的双头假巴。拿着这双头假巴,张雪雪来到了蹲在餐桌上跨骑在外婆白玉雪脸上享受口的母亲李雪儿跟前,说道:“妈妈,享受了你妈妈给你,再享受享受女儿给你的滋味。”

 听了女儿张雪雪的话,李雪儿把股从母亲白玉雪的脸上抬起,翻身又撅着股趴在了母亲白玉雪的身上,水的还是贴在了母亲白玉雪的脸上,而自己的脸则正好贴到了老公张黎明巴与母亲白玉雪的结合处,娘俩的身体摆成了“69”之式。

 看着母亲李雪儿跨骑在外婆白玉雪的脸上不停扭动着的股,大股的顺着蒂向下滴沥着,情不自的张雪雪张嘴吻了上去。“啊哦…”一股电立刻从下体窜入脑中,令李雪儿全身酥软酸麻的哼叫起来。

 母亲和女儿着女儿和母亲的,女儿和母亲的很红润肥厚,上刻意修剪成“V”字型的透出的靡,让白玉雪和张雪雪两个人的里条件反地又迸发出了大量的水。

 自己的母亲白玉雪和女儿张雪雪两个人的两张嘴、两条舌头在自己的去,一会儿是母亲白玉雪的舌头伸进自己的里,一会儿是女儿张雪雪的舌头进自己的里,两个人的舌头就这样轮着自己的,弄得李雪儿兴奋不已“啊哦…啊…呵呵…啊…”地大声叫起来。

 听到老婆李雪儿的脸几乎就贴在自己巴正在着的岳母白玉雪的结合处,张黎明被刺得加大了的力度。着自己的女婿张黎明这一加大动力度,正在与外孙女一起弄女儿李雪儿的白玉雪也立刻叫起来“啊…啊哦…好…啊…啊…啊哦…啊…”不一会儿,白玉雪和李雪儿娘俩就都要进入了高的状态。与此同时,张黎明也开足了马力,大力起来,凶猛地一气了几百下,然后全身一抖,将浓浓的进了丈母娘的中。

 巴在丈母娘白玉雪的中一跳一跳地全部,张黎明把巴从岳母白玉雪的了出来,将沾满了自己和丈母娘的混合物巴又进了老婆李雪儿的嘴中。

 贪婪地着刚刚从自己母亲白玉雪出的还沾满了母亲和老公混合物的巴同时,李雪儿的高也到来了“啊…不行了…啊哦…高来了…啊…啊…”随着李雪儿高的到来,一道水柱从她的溅而出。会的李雪儿将她的溅得在自己下的母亲白玉雪和女儿张雪雪满头、满脸。

 高一过,随之而来的就只剩下息之声了。片刻之后,并没有高过的张雪雪首先打破了这片刻的宁静,她从母亲李雪儿的下抬起头来,一边伸出舌头着嘴边母亲刚刚溅到脸上的,一边大声嚷嚷道:“爸爸,妈妈又吹了!妈妈的水好甜呐!”说着,一低头,在仍然被母亲李雪儿骑在下的外婆白玉雪的脸上亲了一口,说道:“是不是,外婆,妈妈的水很甜,很甜!”

 “唔,唔!”白玉雪的嘴被女儿李雪儿的在下面,应承的话听起来有些含糊不清。

 这时,张雪雪蓦地发现父亲张黎明的巴仍然还含在母亲李雪儿的口中,伸手在母亲李雪儿的股上拍了一巴掌,说道:“妈妈,你怎么还含着爸爸的巴不放呀,女儿的小还没挨你呢!”说着,转身来到了父亲张黎明的身边,伸手把巴从母亲李雪儿的嘴中拔了出来,趴在餐桌上,撅起股,拽着巴就向自己水淋漓的小顶去。

 在岳母白玉雪,又在老婆李雪儿嘴中刚刚有些变软的巴经女儿张雪雪这么一拽,立刻又“啵啷”硬了起来,借着张雪雪牵引的力道,张黎明的巴顺势进了女儿张雪雪的中,并开始了狂风骤雨般的动。

 看着作父亲的动着自己的大巴忘情地着自己的亲生女儿,刚刚高过“瘫”在餐桌上的白玉雪和李雪儿母女俩立刻又来了。李雪儿一伸手抓过女儿张雪雪手中的双头假巴,把其中的一头进了母亲白玉雪仍然和女婿张黎明混合物的中,然后转身把在外面的另一头进了自己的中。

 母女俩的身体开始了扭动,互相动着身子,双头假巴则在母女俩的中运动起来。“啊哦…好…啊…”母女俩快地呻着,听着这母女俩的呻声,看着这母女俩被一巴连在一起的,真是让人听着血脉贲张,看着热血沸腾,刺着女儿的张黎明更加干劲倍增,勇猛无比…几天后,胡胜利和胡梦儿、倪红霞再一次来到了澳洲,这一次,他们是正式签署并购BHBT矿业公司法律文书的。

 签字仪式是李雪儿亲自安排的,策划仪式正是她的强项,她旗下娱乐传媒公司的一项重要经营项目就是策划,包括电影、电视、大型演艺节目、体育项目、娱乐活动等等,在澳洲现在已经是家喻户晓的知名企业。

 在签字仪式现场,李雪儿把她公司旗下的艺人几乎都请到了,这些艺人当中不乏国际级的演艺界巨星。尤其是签字仪式结束后举行的派对活动,李雪儿把公司旗下的那些情明星全部都派来了,给整个派对增加了更大的亮点。

 要说旗下的国际级的巨星的出场为签字仪式增添了光彩,是一场全面展示实力的舞台,那么由情明星出场的派对则就是人爆发的大剧场。当这些穿着感服饰的情明星在派对现场一出现,整个派对现场立刻是喧哗一片,口哨声四。

 派对活动开始后,胡梦儿、倪红霞和李雪儿把在派对现场服务的曾经参加并购BHBT矿业公司谈判的尼尔斯等人叫到跟前,胡梦儿宣布道:“在并购BHBT矿业公司的谈判过程中,尼尔斯先生和各位先生们都出了力,为了奖赏各位先生们,今天派对现场的女明星们可以由先生们任意选择,她们会足先生们所有需求的。”

 听了胡梦儿的话,所有人都声雷动,齐声叫好。只有丹尼斯却两眼直勾勾地盯着胡梦儿、倪红霞和李雪儿看,没有说话。看着丹尼斯的表情,李雪儿笑着说道:“丹尼斯,我知道你非常喜欢对方女人,这一点我完全可以足你,”说着,她顿了一下,指着胡梦儿和倪红霞说道:“但是,你不要打我们的主意。”

 “对不起!对不起!”听了李雪儿的话,丹尼斯当即点头,转身扎入了人群之中。

 看着丹尼斯的背影,倪红霞笑着说道:“看起来,我们还是很有魅力,令人垂涎三尺的呀!哈哈…”三个漂亮女老板的欢笑声立刻惹来了人们的注目。  M.PpmMxS.cOM
上章 幸福家庭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