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幸福家庭 下章
第22章
 胡梦儿走马上任海关总署的稽查专员是在儿子胡戈考入了京城的名牌大学之后。为了能够与儿子胡戈一起进京城,胡梦儿是通过各种关系得到海关总署的认可之后才正式赴任的。

 胡梦儿和胡戈母子进京不久,就到了中秋节。今年胡家的中秋节与往年不同,是胡胜利来到了北京与女儿胡梦儿、儿子胡戈团圆。象往常的节日一样,胡胜利、胡梦儿、胡戈父女、母子、父子三人依然是团聚在一起饮酒赏月,谈天说地。

 酒足饭之后,胡胜利哼着小曲穿着一件单薄的衣裳优哉游哉地一个人来到了花园之中,走到摆满了果品月饼的石桌旁,拿起一串葡萄摘下一粒送到嘴里一边咀嚼着,一边坐在了逍遥椅中身子靠在逍遥椅背上欣赏起高高挂在天空中的一轮明月。

 这套坐落于京郊的宅子,是胡梦儿上任之前,倪红霞专门买来送给胡梦儿的,当然这也是她们共同拥有的财产。

 过了一会儿,胡梦儿从屋里走了出来,手里拿着一条薄毯来到父亲身边,关切地说道:“爸爸,中秋了,晚上的天有点凉,小心别着凉了。”说着,把手里的薄毯盖在了胡胜利的身上。

 胡胜利欠了欠身子,伸手拉住了胡梦儿的手,说道:“梦儿呀,来,你陪爸爸一起赏赏月。”

 “哎。”胡梦儿乖巧地答应着,拉过一把椅子坐在了父亲的身旁。

 望着胡梦儿这个既是自己的女儿又是自己儿子母亲的漂亮女人,胡胜利爱怜地抚摸着她的纤纤细手,关心地询问道:“梦儿呀,现在的这个稽查专员干得还顺心吧,上级对你怎么样?”

 胡梦儿也紧紧地握住了父亲的那双滚热的手,笑着答道:“很顺心,上级对我也是信任有加!谢谢爸爸,这一切还不都是爸爸您给创造的!”

 听了胡梦儿的话,胡胜利伸出手来,摸了摸她的头,笑着说道:“谢什么,你不仅是爸爸的女儿,还是我儿子的母亲,看到你现在这么顺心,爸爸非常高兴!”

 胡胜利握着女儿胡梦儿柔软的手,像是自言自语地慢声说道:“梦儿,有件事情我一直琢磨着,想跟你商量商量。”

 看到父亲胡胜利若有所思的模样,胡梦儿问道:“爸爸,您有什么事?说给我听听。”

 胡胜利说道:“我想移民。”

 “移民?”胡梦儿吃惊地问道。

 “是的。”胡胜利答道。

 “爸爸,好好的,您怎么突然想要移民啊?”胡梦儿握着父亲胡胜利的手紧了紧,不解地问道。

 胡胜利从逍遥椅背上直起了身子,说道:“梦儿呀,我有一种预感,国家马上就要有政策上的变化了。虽然上面说可以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但是这些年,一些富起来的人做的事有些太过分了,已经起民愤了,我看呐,上面很快就会收拾一批人了。”

 胡梦儿关切地问道:“爸爸,你是说上面有动静了?”

 胡胜利说道:“前几天我看了一些绝密的材料,你爷爷的那些老关系我也打听了一些。”

 胡梦儿追问道:“他们怎么说?”

 胡胜利说道:“一句话:见好就收。”

 “见好就收?”胡梦儿不以为然地说道:“这些年先富起来的人多了去了,难道上面能下得去手吗?”

 听了女儿胡梦儿那不以为然的话,胡胜利语重心长地说道:“树大招风。为了执政权,上面是一定动手的。至于…”“至于”什么,胡胜利没有再深说。

 虽然父亲胡胜利没有深说,但是胡梦儿仍然对父亲胡胜利的话是深信不疑的。

 她认真地说道:“爸爸,这件事我看我们还是再商量商量。这些年您从国企改制中确实积累了很多,为我们家进行绝大部分的原始积累,我和红霞联手也积累了不少,见好就收,应该是一种明智的选择。”

 胡胜利说道:“对,”见好就收“绝对是明智的选择。虽然这些年国家的法律漏很多,我们也抓住了机会,但是不能太贪得无厌了,否则就会成为靶子的。”

 “爸爸,那我们可以收手退出,干吗非要移民呐?”胡梦儿问道。

 “傻孩子,都当这么大的官了,居然还这么幼稚!如果我们一旦被瞄上,那是退出、收手这么容易吗?而是要当牺牲品的!并且是必须要当牺牲品的,因为,一旦有事,执政集团必须得有人要有所承担,有所牺牲,这是大家都心照不宣的。”

 胡胜利感叹着。见胡梦儿还是一脸的迷茫,胡胜利问道道:“吃过”猴脑“这道菜吗?”

 胡梦儿傻愣愣地说道:“没吃过,听说过。”

 “那现在就是”抓猴“,等到哪只猴被选中了,其它的猴要做的事情就是把你赶快推出去。”胡胜利说道。

 胡梦儿明白了,社会或者说政治就是这么残酷,有得到就必须要有牺牲,至于谁牺牲,那得要造化,看你站没站错队。胡梦儿知道父亲胡胜利的心思了,她从心底佩服父亲的决定,她明白父亲是不想心存侥幸,而是主动退出,以退为进,问道:“爸爸,那您想好了往哪儿移民吗?”

 胡胜利说道:“爸爸已经想好了,我想移民美国、加拿大或者澳洲,这些西方国家的法律对咱们有利。”

 胡梦儿问道:“爸爸,您移民这些国家后,总得做些什么吧?”

 听了胡梦儿的话,胡胜利的脸上现出忧虑之,说道:“这也正是让我头痛的事情,这些年我们没有在国外建立关系,移民到国外,没有过硬的关系是寸步难行的。更何况,移民到了国外总得做些什么,投资项目没有人是不行的。”

 胡梦儿沉思了一会儿,说道:“爸爸,我在澳洲到是有人际关系,不知能不能用得上。”

 “澳洲!”听女儿胡梦儿说的澳洲正合自己要想移民的国家,胡胜利连忙说道:“什么关系,你说说看。”

 “就是当年我们市里的张市长,张黎明。”胡梦儿说道。

 “我好像听你说过,但是印象不深了。不知道你与他的关系如何?”胡胜利说道。

 听了父亲胡胜利的话,胡梦儿的脸红了一下,嗫嚅道:“…关系吗…那是很…很…”

 看到女儿胡梦儿脸红了,说话又是吐吐,胡胜利心里已经明白,笑着说道:“有了这样的关系才可靠。”

 “什么关系?”听了父亲胡胜利的话,胡梦儿一撇嘴,说道:“爸爸,你坏,我又没说,您怎么知道什么关系,还可靠!哼!”胡胜利笑了笑,自顾自地说道:“不知道他们在澳洲的人脉和实力如何?”

 胡梦儿说道:“张黎明当过市长,现在又是大型国企的老板,他将自己的家眷都移民到了澳洲,我想,他们没有一定的人脉和实力,是不可能做到的。”

 胡胜利沉思了一下,说道:“梦儿,我看,我们还是去澳洲考察考察,亲自去看一看,再听一听他们的意见,找寻最适合我们投资的项目。毕竟到了国外,我们人生地不,要投资就不是个小数目,还是亲自考察过了才放心。”

 “好吧,那我和张黎明联系联系,让他委托澳洲那边发个考察邀请函,我们亲自去看一看。”胡梦儿答应道。

 张黎明与胡梦儿的关系那是自不必说,两个家庭内部人际间的特殊伦关系互相之间早已不是什么秘密,连这种特殊关系都不避讳对方的关系与过命情绝无二致。

 当年,胡梦儿与倪红霞从相识到相知,一直到今天两人走到互换儿子这个份上,以至于胡梦儿与倪红霞联手赚下了现在的财富,则完全是拜托张黎明的引见。

 后来,张黎明将家眷陆续移民到了澳洲,成为了用现在的话那叫“官”那是有原因的。先是因为岳母白玉雪怀孕需要生产迫不得已去了澳洲,再到后来又将老婆李雪儿、女儿张雪雪移民去了澳洲之后,张黎明才真正体会到了自己的家眷移民去了澳洲,给自己带来的“一身轻”

 胡梦儿心里想着,突然想起了自己和儿子胡戈,问道:“爸爸,您要是移了民,那我和咱们儿子怎么办?”

 “儿子可以随时到国外去深造。至于你吗…”胡胜利听了胡梦儿的话,没有说什么,而是身子又靠上了逍遥椅背,闭上眼睛思考起来。过了一会儿,胡胜利睁开眼睛,想了想,继续说道:“梦儿啊,依我看,下一步你不如弄一个驻外机构的差事,既可以全家团圆,又没完全离开执政集团。”

 听了父亲胡胜利老谋深算的话,胡梦儿豁然开朗,用充满无限崇拜的口吻赞叹道:“爸爸,您说的太对了,我就应该弄个驻外的差事,这岂不是一举两得,抑或是一举好几得呢。哈哈…”说罢,父女俩会心地笑了起来。

 笑过之后,胡梦儿看着胡胜利认真地说道:“爸爸,这些年您一个人在省城经营着企业,我和戈儿也没在您身边好好地伺候您,平时让你一个人孤孤单单地,女儿心中始终怀有歉意。”

 胡胜利满脸笑容,慈祥地笑着说道:“自从娶了你,有了戈儿,爸爸一点也不孤单,很幸福。”

 胡梦儿说道:“爸爸,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应该再为您找个女人,毕竟我不能总在您的身边伺候您。”

 胡胜利说道:“梦儿,你别胡说,自从你嫁给了爸爸,又为爸爸生了戈儿,爸爸已经很足了,我可不要什么别的女人伺候我。”

 胡梦儿笑嘻嘻地说道:“爸爸,我说的可不是别的女人,我说的是您从前的相好——金梦阿姨。”

 听了胡梦儿说金梦,胡胜利笑道:“傻丫头,你竟胡说,人家金梦已经是有丈夫有女儿有家室的人了,更何况金梦的心里全是她的女婿许是之。”

 金梦笑道:“爸爸,您说心里话,当年要不是爷爷和开心”“出现意外,是不是您就和金梦阿姨走到一起了?”

 胡胜利摇摇头,苦笑道:“我们那是没有缘分呐!”

 胡梦儿问道:“爸爸,您说,我这名字中的”梦“字,是不是就是金梦阿姨的那个”梦“啊?”

 “没错,就是金梦的那个”梦“。”胡胜利十分肯定地说道。

 胡梦儿脸上满是向往地,说道:“看起来,爸爸对金梦阿姨的爱还真是刻骨铭心啊!”“确实刻骨铭心,因此我和姐姐生了你之后,就给你起了这个带”梦“是名字。”胡胜利若有所思地说道。

 “爸爸,那您现在对金梦阿姨的感情还有没有从前那么深?”胡梦儿问道。

 胡胜利感慨道:“时间久了,物是人非了!”

 胡梦儿说道:“时间是很久了,但是您和金梦阿姨不也能够旧梦重圆吗!”

 “不,傻丫头,自从有了你,爸爸又娶了你,在爸爸的心中就只有你了,再没有别人的位置了。”胡胜利坚定地说道。

 听到父亲胡胜利那发自内心的表白,胡梦儿心中大喜,俯下身在胡胜利的脸颊上狠狠地亲了一口,手伸到薄毯下,摸上了胡胜利的大腿,滑到了他腿间半硬的巴上,一边‮弄套‬一边悄声说道:“爸爸,我爱你!想要梦儿吗?”

 胡胜利伸手轻轻搂过胡梦儿的头,一股淡淡的清香传到了他的鼻中,心中不,女儿那在巴上慢慢摩挲着的手让他的巴立刻跳了一跳完全硬了起来。

 胡胜利抬起双手捧住了胡梦儿那张美丽的脸庞,胡梦儿“嘤咛”一声,就把自己的樱凑上了胡胜利的嘴,父女夫俩紧紧地吻在了一起,四片嘴咬合着、着,两条灵动的舌头织在了一块。

 两个人一边亲吻着,胡胜利一边牵引着胡梦儿骑到了自己的身上,然后伸手把她的裙摆掀了上去,将胡梦儿那没穿内的下身完全暴了出来。胡梦儿跨骑在了父亲胡胜利的大腿上,伸手拽开了他身上的薄毯,将他那已经完全大起来的了出来。

 扶住胡胜利的巴,胡梦儿将自己那早已是水泛滥的对准了硕大的头坐了下去“噗哧”一声,整巴就进了中。胡梦儿一边体会着父亲胡胜利的那巴把自己的撑得满满的舒感觉,一边快地扭动起身体,嘴里情不自地发出了快乐的呻之声“啊哦……爸爸的巴…好大…嗯…”胡胜利配合着骑跨在自己身上的胡梦儿向上动着身体,他只觉得自己的巴被女儿那又热又紧紧地包裹着。胡梦儿骑跨在胡胜利的巴上驰骋着,享受着父亲胡胜利那大的巴在自己的中给自己带来的快乐,满头的长发飞舞着,丰的身躯摇动着,嘴中大声地叫着…中秋节过后,胡梦儿送走了父亲胡胜利,将倪红霞请到了京城,把她与父亲胡胜利的想法原原本本地说给了倪红霞。倪红霞也正有去国外发展的想法,两人一拍即合,马上与张黎明取得了联系,并将他们的想法跟他进行了沟通,张黎明欣然答应了下来。

 寒假的时候,在张黎明的安排之下,胡梦儿与倪红霞都带着自己的儿子胡戈和许匿,偕同父亲胡胜利踏上了去澳洲的航班。

 话说当年,在倪红霞最困难最需要帮助的时候,是张黎明伸出了帮助之手,在他的斡旋之下,并亲自带着倪红霞结识了胡梦儿,不仅将被海关扣押的那些货物要了回来,而且还促成了两人现在这样的特殊关系。当然,倪红霞也不含糊,她把这些价值千万的紧俏货物变现后,拿出了一半投资给了正为筹拍电视剧而急需资金的由张黎明的老婆李雪儿担任老板的电视台旗下的影视艺术中心。

 李雪儿得到这笔资金之后,拍摄了一部在全国收视率非常高的电视连续剧,不仅将投资全部收回,而且又净赚百万。李雪儿也通过这部电视剧的拍摄和热播而一炮走红,受到了观众的好评和上级的器重,真可谓是名利双收。

 接连拍摄了几部叫座的电视剧之后,李雪儿更是名声响亮,家喻户晓,成为了演艺圈中炙手可热的人物。再接下来,张黎明利用自己的影响力,以改革为名,将影视艺术中心从电视台剥离出来,由倪红霞出面整体收购了下来,然后再与李雪儿重新组建了一个新的影视艺术公司,起名“雪儿红影视传媒公司”经过几年的苦心经营,传媒公司发展到了海外市场,成了一个颇具实力的国际传媒企业。

 两年后,已经心有旁骛的张黎明主动地辞去了市长之职,转任一家从事能源矿产业的大型国有公司,也当起了老板。凭着他曾经当过市长的各方面人脉,再加上国有企业的垄断特点,张黎明的老板也是做得有声有

 在此期间,白玉雪在女婿张黎明的陪护下一起到了澳洲,并生下了一个十分健壮的男孩,长得和爸爸张黎明就如同一个模子里出来的一样,非常的相像。每当看着自己的儿子一天天长大,那张英俊的小脸庞越来越似女婿张黎明,白玉雪的心里就会泛起人伦的温情和家庭幸福的甜蜜。

 白玉雪移民澳洲,其实主要目的就是为了生孩子,也是迫不得已,不得不为之。白玉雪在澳洲生孩子期间,张黎明以投资考察的名义拜访了一些曾经跟他有过交往的华裔朋友。这些朋友极力劝其弃政从商,到海外发展,这也是张黎明痛下决心最终走入商海的一个重要的原因。当然,所谓的弃政从商并没有真正离开政治,担任大型国企的老板与从商也没什么分别。

 张黎明将岳母白玉雪安置在了离昆士兰州首府布里斯班不远的风景名胜之地——黄金海岸。在那里,张黎明给即将生产的岳母白玉雪购置了一处地产,把老婆李雪儿也安排去了那里,让她专门照顾母亲白玉雪生孩子,也算是为张黎明的家眷最终移民澳洲做了铺垫。

 张黎明担任国企老板之后,很快就以企业发展为名在布里斯班建立了办事机构,名义上是为了企业发展的需要,而实际上却是方便自己经常往来澳洲,看望岳母白玉雪和岳母为其生的儿子。安排胡梦儿他们一行到澳洲考察、游玩也只是举手之劳而已。

 胡梦儿和倪红霞带着儿子胡戈、许匿,再加上胡胜利一行五人下了飞机,到机场接机的是李雪儿。她接上五人,驾驶一辆商务用车就直奔拥有温暖海水和金色沙滩的黄金海岸市的家中而去。

 从布里斯班南行了大约一个多小时,就望见了黄金海岸那一望无垠、绵亘曲折的海岸线,银白色的沙滩缓缓地伸向大海,兰的海水卷着波涛远远地向岸边扑来,波光似雪,涛声似鼓,银珠翻滚,奔腾喧嚣。大海的远处可以看到弄儿在自由自在地劈波斩,兰天上银白色的海鸥盘旋着搏击长空。

 面对车窗外这动人的惑,原本正在各自母亲的身上大耍禄山之手的胡戈和许匿夜被人的景所动,手停在了母亲的身上,忘记了捻,少年的心让他俩早已不顾一切,急不可待地就要冲向海滩了。

 胡梦儿和倪红霞,两个被儿子在车上掏摸得浑身中生津的母亲,正嗔怪儿子在自己身上用心不专的时候,却也被眼前的景同样感染了,体内的立刻化作了热血沸腾,恨不得飞身投入这水天一碧的波涛之中,冷却浑身体内与海天一的“热”滚滚。

 车行到邻近海滨公路的地方,李雪儿将车停了下来,几个人迫不及待地鱼贯下车,不顾一切地直奔海滩而去。胡梦儿和倪红霞甩掉高跟鞋,连袜子也顾不得,就跟孩子一样随着儿子胡戈和许匿一起冲进了海水之中。

 看到这两对母子快戏水的样子,接机的李雪儿也被感染了,她下鞋袜,着她那双白如凝脂的秀脚走进海水之中,任由海冲刷着。跟随在李雪儿身后的胡胜利,看着她那双不时断被海水淹没的细光滑的脚踝,心中不,竟然看得痴了。

 此时,李雪儿正痴痴地看着在海滩上如同恋人般不停追逐嬉戏的两对母子,根本没注意身边的胡胜利正盯着自己的脚,咽着口水。

 这时的胡胜利,则重新打量起眼前的李雪儿,他的眼光把李雪儿从脚扫到头,心中赞叹着她与自己的女儿子胡梦儿同样妩媚。站在海水中的李雪儿,身上穿着白色连衣短裙,略微卷曲的秀发在脑后用手绢随便地束着,身段玲珑雅致,散发着一股使胡胜利与亲近的气息,特别是那两条劈开着站在海水中修长‮腿双‬,透过太阳的光线,映衬得感无比。

 在如此美丽的景下,胡胜利已无心观赏这美丽的海滨风光,他忍不住咽了咽口水,情不自地靠近了李雪儿的身边。意识到胡胜利来到了自己身边,感的李雪儿转过身来,笑容满面地提议道:“我们一起走一走吧。”说着,把一支胳膊伸了过去。

 听到李雪儿的话,胡胜利立刻满脸通红地把目光从她的身上收了回来,连忙将她伸过来的胳膊挽住,与她如同恋人般并肩沿着海滩徜徉起来。李雪儿赤着脚,一只手提着鞋袜,另一只手挽着胡胜利的胳膊,白白的脚掌与胡胜利一起踩在海滩之上,留下了两行迤逦的脚印。此时,胡胜利的巴已经有些膨,而另一只手几乎忍不住想抚上李雪儿圆润翘的的股之上。

 但是,胡胜利的念终于被理智所替代,他连忙分散精力,岔开话题,不着边际地跟李雪儿说道:“当年你妈妈可是红透半边天的着名芭蕾舞演员,那你对芭蕾舞也一定是很在行的啦。”

 李雪儿应道:“哦,小的时候没什么可玩的,经常跟着妈妈到处去演出,偶尔妈妈也会教我跳跳芭蕾舞,但是我可不是很在行,小孩子蹦蹦跳跳地打发时光而已。”

 胡胜利心不在焉地说道:“是这样啊!当年你妈妈是那么着名的芭蕾舞演员,没想到她的女儿居然对芭蕾舞却不是很在。”说着,他不无遗憾地摇了摇头。

 没想到的是,听了胡胜利那遗憾的话语和表情,不服输的李雪儿却夸张地瞪圆杏目,突然双手举过头顶,踮起脚尖,抬起一条长腿,在海滩上用标准的芭蕾舞姿旋转了几圈,让胡胜利当场傻眼。

 随着李雪儿的身体的旋转,薄薄的连衣短裙裙摆随风而起,裙底风光立刻一览无遗,尽现胡胜利眼中。此时,李雪儿脚尖踮着,足弓蹦直,雪白的大腿笔直修长,劈开的‮腿双‬叉之处同样光滑雪白,闪着光。胡胜利马上意识到,李雪儿的裙底根本什么都没有穿,而且她的部完全是光洁无的,心中的火让他突然有些把持不住了。

 “哇!简直是…太了…太了…”

 正当此时,胡梦儿和倪红霞那边夸张的惊呼声传了过来,让胡胜利摆了唐突佳人的尴尬。看到海天一之间的海滨浴场上的弄人,胡戈和许匿忍不住下到海中畅游一番方才罢休。

 听到那边胡梦儿、倪红霞和胡戈、许匿母子的惊呼之声,李雪儿笑着大问道:“你们要不要下海游泳啊?”

 “好啊!好啊!”胡戈和许匿一听,马上热烈地附和道。

 “好,那我马上给你们拿泳衣去。”说完,李雪儿回到停车点,从车上拿出来一个运动包,然后将运动包拎了过来。

 胡戈和许匿可不客气,一见李雪儿拎来了一个运动包,马上争先恐后地跑了过来。李雪儿打开运动包,从包里拿出了两件男式泳,笑着说道:“看把你们俩急的,拿去。”说着,她将泳递给胡戈和许匿。

 胡戈和许匿接过泳,兴奋地跑去更衣间换泳去了。

 看着两个大男孩去换泳去了,李雪儿又从包中拿出来两件比基尼泳衣,递给胡梦儿和倪红霞,笑着说道:“你们儿子已经去换泳衣去了,你们俩也赶快去吧。”说着,冲两人调皮地眨了眨眼睛。

 胡梦儿和倪红霞自然心领神会,拿了泳衣,也如同孩子般快地去了。

 两对母子都去换泳衣之后,李雪儿对胡胜利说道:“您也下海游游泳吧。”

 说着,又从包中拿出一件泳,递了过去。

 胡胜利接过泳,转身向更衣间走去。看到胡胜利也去换泳衣了,李雪儿拎起运动包,跟在他的身后,也去换泳衣了。

 等李雪儿换好泳衣回来的时候,那两对母子早已是下到海中戏水去了,而胡胜利则在海滩上等着她呢。李雪儿满脸笑意地来到胡胜利身边,泳衣下成感的体把胡胜利的火给点燃了起来,泳下的巴立刻膨了起来,如果没有泳的阻挡,恐怕他的巴就会弹出老高。

 好在李雪儿并没注意到胡胜利的异样,她热情地邀请道:“我们一起到海中去游泳吧。”

 胡胜利连忙答应着,急不可待地转身就向海中跑去,李雪儿愣了一下,一脸茫然,不明所以地跟着他也冲进了海里。

 李雪儿穿的是一件白色没有底衬的比基尼泳衣,入水之后,立刻成了透视装,远看,她就像未穿任何衣物一样在海面上飘来飘去,看得胡胜利几次都想冲动地将她抓住搂进自己怀中。但是,当他想起此次来澳洲的目的,终于还是忍了下来,没敢造次。

 正在此时,一个打过来,李雪儿被花抛到了胡胜利的身边,他乘机抓住她的胳膊将她搂进了自己的怀中,心中不暗喜。而李雪儿也是冷不丁的被花抛起,接着又被胡胜利抱进了怀中,心里着实吓了一跳。但是,随之而来的是自己的身体被胡胜利在水下搂抱得泛起了暖暖的,他的双手在自己的身上游走,明显地带着挑逗的意味。李雪儿十分享受这种感觉,她索装作什么事也没发生,把头往后一仰,闭起一双凤目,任由胡胜利就这么将她抱在怀中。

 恍惚间,李雪儿觉得有一热热的顶在了自己的间,她心中明白那是一什么东西,但是她喜欢自己的间被那东西顶着的感觉,她的心头有了一种说不出的期许,满怀期待胡胜利能够在她的身上做些什么。

 李雪儿心里不确定地想着,而胡胜利却已经悄悄地将手伸进了她比基尼泳衣的底之中,手掌抚上了李雪儿那泳衣底下光洁无的下体。

 “啊哦…不要…”李雪儿的嘴中无意识地呢喃着。

 胡胜利也不搭话,双手紧紧地抱着李雪儿,高高起的巴隔着泳在她的间似乎有一搭没一搭地轻轻耸动着。

 而李雪儿的一只手却不自觉地伸到了他的腿间,灵巧地顺着他的大腿把手伸进了泳,握住了他那正在蠢蠢动的巴“啊!怎么这么大?能够进我的中该有多好!”李雪儿心中胡思想着,握着胡胜利巴的手极其自然地上下‮弄套‬起来。

 此时,李雪儿的全身越来越红,她感到自己的下体有一种燥热的空虚亟需填满的感觉,脑海里浮现了老公张黎明那巴已经抵在自己边上的幻境,握着胡胜利巴的手情不自地加力‮弄套‬起来。

 看着抱在自己怀中闭着眼睛‮弄套‬自己巴的李雪儿,胡胜利慢慢地移动到了岸边,轻轻地将她放在温暖的海滩上,如同催眠般地嘴中念念有词“…嗯…张开你的嘴…”

 在李雪儿的潜意识里,她完全把胡胜利当成了自己的老公张黎明,思想完全服从了胡胜利的指令。胡胜利轻轻地把握在李雪儿手中的出,靠近她红红的脸颊,把硬进了她微微张开的嘴中,一股润的暖立刻弥漫上他的全身,硕大的头也随之又涨大了许多。

 “呜…”胡胜利大的巴把李雪儿的嘴角撑得满满的,她尽量把嘴张大,以便舌头在大暴涨的巴完全含进嘴中之后能够灵活地在头冠状处或、或绕、或,尽力地展示着自己高超的口技。

 被李雪儿灵巧柔软的舌头所折服,胡胜利扳起她涨红的脸颊,将在她嘴中进进出出的巴深入喉间,加快了的频率。瞬间,胡胜利抵在李雪儿喉头上的硕大烈地跳动起来,一股股的,一波接一波的进了她的口腔之中。

 “唔…呜…”李雪儿的口腔被胡胜利大的巴满满地充斥着,再加上源源不断涌而来的,她感觉有些气不够用了,她艰难地摇头试图离开这大的巴,但是都无济于事,她的头似乎被固定住了,动惮不得。无奈,李雪儿只好听之任之,任由胡胜利的在自己的口腔之中发着,喉咙“咕嘟、咕嘟”地大口咽着似乎没完没了

 “啊哦…”终于在李雪儿的口腔之中发完毕,胡胜利如释重负般地从她的嘴中退出了逐渐疲软下来的巴。李雪儿依然满脸通红地把残留在嘴角的用舌尖进嘴中,风情万种地望着胡胜利,没有说话。

 刚刚在李雪儿的嘴中的胡胜利有些心虚,现在他突然有些后怕,他怕他刚才所做的一切会毁了他来澳洲的初衷。胡胜利再不敢造次,只好一脸尴尬地看着李雪儿,他不知道自己闯没闯祸,也不知道以后的行程还能不能继续下去。

 看着胡胜利那么大的人如同做错事的孩子一般不知所措的表情,李雪儿有些好笑,低声说道:“怎么,欺负完人家,连个安慰话也没有吗?”

 胡胜利一听,心中如释重负,嘴中却莫名其妙地冒出了一句“你饿了吧,我去那边给你弄点吃的。”不等话音落地,转身就要跑。

 “不啦,人家刚刚被人强迫吃了那么多东西,还正在肚子中消化呢…现在哪儿还有胃口再吃呀!”看到胡胜利那个窘样,李雪儿的话刚出口,自己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胡胜利看着刚刚被自己灌了一肚子的,嘴角上还有残留的李雪儿,再听她说的这话,自己也觉得十分滑稽。再看李雪儿的脸上,似乎并没有怪罪自己的意识,心情立刻轻松了许多,脸上也出了歉意的笑容。

 看到胡胜利满脸的歉意,李雪儿从海滩上坐直了身子,双手向上伸个了懒

 然后站起身来,扭头媚笑着说道:“趁着他们那两对母子还没有回来,我们去冲一冲吧。”说着,率先向冲洗处走去。

 跟在李雪儿的身后,看着她那被海水浸了的比基尼紧紧地贴在她的身上,透视得就如同体一样,两丫翘浑圆的股蛋随着两条修长大腿的摆动而扭动着,胡胜利忍不住一阵冲动,巴立刻又涨了起来,把泳顶起了一个大帐篷。

 胡胜利用手捂着自己的下体,东张西望生怕让人见笑,殊不知在澳洲的海滩上这只是连小巫见大巫都不算。他低着头,糊里糊涂地跟着李雪儿也走进冲洗处的洗漱间。

 “咦…”李雪儿走进洗漱间的同时,已经边走边将自己身上的比基尼系带解开了。当她下比基尼,一转身,却发现胡胜利跟着自己后面也进了洗漱间,惊讶道:“你怎么也进来了?快…快出去…”

 听到李雪儿的惊讶之声,胡胜利连忙抬起头来,一具充满惑力的体立刻呈现在了他的眼前。胡胜利也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人,家中任何一个女人也不输于李雪儿,但是今天他就像着了魔一样,不顾一切地冲向前去,一把把李雪儿抱进了怀中。

 李雪儿半推半就地任由胡胜利抱着,将她的身体顶在了墙上,然后又用一只胳膊抬起她的一条大腿,另一只手分开她肥大的,硕大的头抵在她的边,部猛的一发力,大的巴就深深地进了她温暖中。

 “啊哦…好…啊…”李雪儿陶醉地长叹了一声。

 胡胜利巴猛烈地着,李雪儿也踮着另一只脚尖默契地配合着。胡胜利将李雪儿的两条修长的大腿几乎呈一字型打了开来,两片肥大的也被拉开了,就如同张开的嘴一般。

 看着李雪儿这只有受过舞蹈训练才能做到的劈腿动作,刺得胡胜利动得更加疯狂。他就用这样‮腿双‬一上一下劈开的姿势,把李雪儿的身体紧紧地挤在墙上,巴深深地刺进她的中一下一下用力地着…“爸爸,你们在干什么?”在海中戏够了水,回到冲洗处洗漱的胡梦儿看到眼前的一幕,忍不住发出了惊呼。“啊哦…”被胡胜利在中挥戈冲刺得已经高迭起的李雪儿,冷不丁听到胡梦儿这声惊呼,忍不住在快的呻声中了身。

 原来,胡梦儿、倪红霞和胡戈、许匿两对母子在海中尽情地嬉戏过后上岸,胡梦儿和倪红霞来到冲洗处冲洗。当她们俩先后走进冲洗处,光了泳衣正要冲洗的时候,被眼前胡胜利肩上扛着李雪儿的一条大腿将她顶在墙上狂的活宫给惊呆了。

 听到身后女儿老婆胡梦儿的惊叫,正在兴头上的胡胜利此时早已是不管不顾了,他索从李雪儿的出尚未巴,转身一把搂过还在大张着嘴巴一脸惊讶的胡梦儿,翻转过她的身子,双手扳紧她的,一高高昂起的巴,就从她的股后面进了她的中。动作之娴熟,明眼人一看就知道绝不是第一次才会有的那么轻车路。

 “劈劈啪啪”只几下,胡胜利就把胡梦儿圆润雪白的股撞得殷红一片。

 虽然对父亲老公这样自己早已经是习以为常的事了,但是今天确实有些事出突然,胡梦儿中还没有来得及分泌出,就被父亲能够大的巴给上了,好在巴上还沾满着李雪儿的,使她没有受伤。

 “爸爸…你坏…啊哦…不要…噢…”胡梦儿还没来得及埋怨父亲胡胜利的莽撞,就被得大声地叫起来。

 此时,眼前胡胜利挥动着大巴狂自己的女儿老婆胡梦儿的情一幕,让已经过几次身的李雪儿十分惊讶地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巴,看着仍在胡梦儿中顽强战斗的胡胜利,心中油然升起了爱慕之心。

 跟随胡梦儿一同走进冲洗处的倪红霞,也不由得暗叹起来胡胜利的能力。

 毕竟,胡胜利已经不是年轻人了。倪红霞现在终于完全明白了为什么胡梦儿能够那么低爱她的父亲老公,就是因为他有如此的超强能力。

 就在倪红霞看着胡胜利着胡梦儿若有所思的时候,胡胜利一把又把仍然靠在墙上息的李雪儿拉了过来,把她的身子弄成跪姿,让她与胡梦儿并排撅着股跪在一起,他从胡梦儿的巴又进了李雪儿的中。

 就在这奇异气氛中,胡胜利将李雪儿和女儿老婆胡梦儿变着花样美美地了个心满意足之后,这才把在了胡梦儿的中,这也算是肥水不外人田吧。

 “爸爸,您怎么欺负雪儿啊?您还不赶快哄哄人家?”正当胡胜利从胡梦儿的巴的时候,胡梦儿扭头向胡胜利眨了眨眼睛,说道。

 胡胜利立刻心领神会,连忙伸手将李雪儿拉进自己怀中,紧紧地抱着。一旁的倪红霞笑道:“这哪里是什么欺负呀,雪儿叫得那个呐,老远都能听得到。”

 听了倪红霞的话,羞得李雪儿就如一个初经云雨的少女,将脸钻进胡胜利的怀里,不敢见人了。

 看到李雪儿躲进了胡胜利的怀里,胡梦儿的脸上出了笑意,她对此次澳洲之行已经是有成竹了。嘴上却说:“爸爸,您已经有了女儿,怎么还要欺负人家雪儿呀!您让雪儿怎么向家人待呀?”

 “有什么不能向家人待的,雪儿的妈妈和女儿与雪儿一起共伺一夫,偶尔和别的男人,我看也没什么。”冰雪聪明的倪红霞立刻与胡梦儿一唱一和地说道。

 听了倪红霞配合默契的说辞,胡梦儿冲倪红霞点点头,说道:“话虽这么说,但人家雪儿可未必这么看!”

 倪红霞说道:“怎么不这么看,雪儿的家庭跟你的家庭是一样的,只不过,你嫁给了你的父亲,又给你的父亲生了儿子。而雪儿则是雪儿的妈妈跟了雪儿的丈夫,并且也生了儿子。雪儿的女儿也跟了雪儿的丈夫,现在雪儿的妈妈、还有女儿跟雪儿早已经是共伺一夫姐妹了。”

 听了倪红霞的话,胡梦儿装作刚刚知道的样子,吃惊地问道:“是吗!雪儿,红霞说的是真的吗?”

 李雪儿仍然害羞地躲在胡胜利的怀中,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M.PpMMxS.com
上章 幸福家庭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