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幸福家庭 下章
第11章
 倪红霞听着婆婆乐敬衣讲着张市长的家事,不地感到自己全身的热血都仿佛沸腾起来,自言自语地说道:“张市长好福气呀,丈母娘和女儿居然都能给他生孩子!”

 听了女儿倪红霞这句话,坐在她对面始终没说话的倪匡印突然不无醋意地话道:“红霞,这有什么可羡慕的,你老公是之现在也”快“跟张市长媲美了!”

 “我老公是之哪比得了张市长呀,张市长不仅可以有丈母娘的,而且丈母娘还可以给他生个女儿!”倪红霞的口气里不仅没有对自己的老公了自己母亲的不和醋意,反而有着一种羡慕的意味。

 “是呀,是之哪能跟人家张市长比呀,张市长不仅了丈母娘的,而且还了他女儿张雪雪的呢。”许还河也在旁边附和着说道。

 听女儿倪红霞与她公公许还河替了丈母娘的女婿许是之说话,倪匡印反驳道:“所以我说是之”快“跟张市长媲美了吗!现在是之已经了丈母娘的了,下一步就该女儿的了!”

 倪红霞没有接父亲倪匡印的话,而是伸手拉过婆婆乐敬衣的胳臂,靠在她身上说道:“妈,你说张市长是不是亏得母亲不在了,要是他母亲还在的话,我估计他会连他母亲的也会的。”

 “是呀,张市长是个从农村长大的孤儿,如果他母亲还在的话,他一定是会好好”孝敬“他母亲的,我估计他是绝对不会放过的。”乐敬衣的话里透着替张黎明的遗憾。

 许还河听了老婆乐敬衣那透着替张黎明遗憾的话,一边看着她一边笑着说道:“所以我说呀,是之要从这一点上跟张市长比的话,他可比张市长福气多了”

 听了老公许还河的话,乐敬衣瞪了他一眼,脸现微红,羞涩地道:“瞎说,你的意思难道还让是之他母亲…我…我的呀!”

 许还河马上笑道:“那可是你自己说的,我可没说。”

 倪红霞搂着婆婆乐敬衣的胳臂笑着说道:“婆婆,祝贺你!你好有福气呀!

 你有儿子,而且还有儿子的巴可以你的。”说着,又替她母亲金梦遗憾起来,叹息着说道:“唉,可惜我妈没有儿子,她的这辈子享受不着儿子的巴了!”

 听了倪红霞的叹息,许还河笑道:“谁说你妈享受不着儿子的巴了?你妈再生个儿子不就可以了吗!”

 倪红霞道:“再生个儿子?跟谁生啊?”看了一眼父亲倪匡印笑着说道:“对,爸,你再跟我妈生个儿子。”

 乐敬衣笑着对倪红霞说道:“你妈要是真要生个儿子的话,那也不一定非要跟你爸生啊!跟谁生都可以呀!”说着,跟倪红霞眨了眨眼睛,意思很明显是说,让倪红霞的老公许是之跟他的丈母娘、倪红霞的母亲金梦生儿子。

 倪红霞笑道:“我妈跟谁生儿子我到是所谓,我妈无论跟谁生的儿子都是我弟弟。”

 乐敬衣笑着问道:“要是你妈跟是之生的儿子呢?”

 倪红霞道:“跟是之生的儿子也是我弟弟呀。只是辈分有点,叫我姐姐,既可以叫是之爸爸,也可以叫他姐夫。”

 乐敬衣笑道:“是呀,到时候,等孩子长大了,就可以用他他母亲、也是你母亲的了,也不用你那么替你妈遗憾了。”

 许还河笑着接过话茬说道:“对,那样的话,是之就可以跟他儿子同一个了。”

 倪匡印也在旁边笑着对许还河道:“是呀,这样你跟是之你们父子俩也可以同一个了。”

 许还河一听倪匡印这样说,马上笑着说道:“什么叫我和是之我们”父子同一个“呀,我们父子要同几个。”

 倪红霞突然犯傻问道:“同几个?都谁的呀?”

 乐敬衣笑道:“这还用问,自然是我的,你妈妈的,还有你的,恐怕…”停顿了一下,有接着道:“恐怕,还包括晴晴的小吧!”

 倪红霞一听婆婆乐敬衣这样说,兴奋地笑道:“这样的话,我们家岂不是真的成了”一家人“了,如果说幸福家庭的话,我们家才真正是”幸福家庭“呐”

 乐敬衣也附和道:“对,既然是”幸福家庭“,那我们女人呐,就要象张市长他们家那样,女人们要给不同辈分的男人生孩子。”

 许还河与倪匡印异口同声地赞同道:“好,我们就这么定了,一家人共同建立”幸福家庭“。”

 说完,几个人都会心地大声笑起来。

 这时,在厨房完了丈母娘金梦的,又帮助她准备好晚餐的许是之来叫他们吃饭,听到他们的笑声,纳闷地问道:“你们谈什么呐,这么高兴?”

 乐敬衣看着儿子许是之一脸的疑问,笑着说道:“好了,是之和金梦已经把晚餐准备好了,我们吃饭去,咱们边吃边聊。”说着,率先从沙发上站起身来,整理了一下不太整的衣衫,向餐厅走去。

 倪红霞的裙摆本来就短,再加上被婆婆乐敬衣为了让倪匡印能够看清楚他女儿倪红霞的裙里风光给往上掀了一下,当她站起来的时候,她的下体几乎都在了裙子的外面。

 看到老婆倪红霞的下体几乎就在了裙子的外面,许是之笑道:“我说你们刚才这么开心,原来是红霞把在裙子外面让大家看着她的聊天的呀!”

 倪红霞一边把裙摆往下拉,一边满脸通红地埋怨乐敬衣道:“婆婆,都怨您把人的裙子给掀起来了,让是之笑话了。”

 乐敬衣听儿媳妇倪红霞埋怨自己,就笑着对儿子许是之一语双关地说道:“怎么的?只行你”人家“老婆的,就不行”人家“看看你老婆的呀?”

 说着,故意看了看跟在女儿倪红霞后面的倪匡印。

 “行、行,别说让”人家“看我老婆的呀,就是我老婆的也行啊!

 谁让我了”人家“老婆的了呢!”许是之一听母亲乐敬衣这样说,马上听出来了母亲话里的意味,摇着头也一语双关地笑着说道。

 听了老婆乐敬衣与儿子许是之、儿媳妇倪红霞的对话,许还河也笑着附和道:“是呀,世界是公平的,你了人家老婆的,那你自己老婆的早晚也得被人。 好了,晚餐准备好了,快去叫匿儿和晴晴过来吃饭吧。”

 倪匡印正被他们三人的话弄得尴尬不已,马上笑着说道:“吃饭、吃饭,我去叫我的外孙、外孙女来吃饭。”说着,转身去叫他们两个小孩子过来吃饭,边走嘴中边嘀咕“这俩孩子干什么呢,今天怎么这么老实,没见他们俩闹呢?”

 过了一会,金梦把所有的饭菜都摆上了餐桌后也没见许匿和许晴晴来吃饭,就连去叫他们俩吃饭的倪匡印也没有回来。倪红霞把葡萄酒斟好后,见自己的孩子们和父亲倪匡印还没有来吃饭,嘴中说道:“这俩孩子怎么回事,干什么呐,怎么还不来吃饭?怎么连去叫人的爸爸怎么也没回来?”说着,转身离开餐桌“你们先准备开始吃饭,我去看看,他们怎么回事?”

 倪红霞向儿子许匿和女儿许晴晴玩的房间走去,却发现父亲倪匡印正趴在开了一条的门口向里张望呢。倪红霞并没有惊动父亲倪匡印,她也好奇地悄悄走到父亲倪匡印的身后,顺着门向屋子里看去。

 只见女儿许晴晴正骑在儿子许匿的身上上下摇动着她的身躯,两个还没有完全发育成房随着她身体的摇动而摇动着。这一惊可非同小可,倪红霞几乎傻了眼,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她的儿子许匿与女儿许晴晴会这么肆无忌惮地在爷爷来了。倪红霞再往屋子里仔细一看,只见屋子里靠墙的电视柜上的电视画面里正播放着母亲金梦的嘴里正含弄着一巴的特写镜头。

 一看到电视画面上母亲金梦嘴里含着一巴的特写镜头,再看看自己的一双儿女纠在一起,倪红霞的心立刻颤抖起来,一股前所未有的异样感觉从心底升腾起来,中随之生出大股的津,顺着她的‮腿双‬了下来。

 随着电视画面的继续移动,镜头由近而远,画面上由金梦嘴里含弄着巴特写逐渐拉到了可以见到了巴的主人——许还河。

 看到电视画面里母亲金梦的嘴里含弄的巴是公公许还河的巴,倪红霞的心里振颤就更加巨大了。尽管倪红霞早就知道自己的父母与公公婆婆玩着换的游戏,可是在电视的画面上看到母亲金梦的嘴里含弄着公公许还河的巴,让她感到十分的靡。

 而让倪匡印吃惊的是自己外孙许匿与外孙女许晴晴,当他来到门口的时候,就听见从没有关紧的房门里传出的电视声音有异,走近跟前一看,映入他眼里的画面让他着实吃了一惊。电视里放映的画面是自己的老婆金梦嘴里叼着亲家许还河的巴含弄着,是他和老婆金梦与亲家许还河、乐敬衣夫妇玩换游戏时拍摄的录象,而上却是自己的外孙女许晴晴骑在外孙许匿的身上的情景。倪匡印的眼睛立刻被房间里这意想不到画面给吸引住了,连女儿倪红霞来到了自己的身后都没有发觉。

 “啊…啊啊…啊…哥哥…好……啊啊…啊啊…”许晴晴那还有些稚气未漂亮的脸上挂满了快乐的表情,她两腿屈开着骑在哥哥许匿的身上,上下摇动着股、扭动着肢。

 许匿仰面躺在上,配合着骑在自己身上的妹妹许晴晴身体的摇动动着自己的下体,巴在妹妹的身体里进进出出,发出一阵阵“啪、啪、啪”的体撞击着的声音。

 “咿…啊…哥哥…哦……啊…”许晴晴嘴里面无意识地哼叫着,双手扶着哥哥许匿并不十分结实的口,发育还没有完全成房随着她身体的摇动而上下、左右摇动着。

 许匿享受着妹妹许晴晴那又又滑的头上传来的强烈快让他的息越来越重,嘴中大声说着“哦…好妹妹…哥哥……不…”

 “死了…啊啊…快…使劲…啊啊啊…”听了哥哥许匿的话,许晴晴低下头来眯着眼睛深情地望着骑在自己身下的哥哥许匿,红通通的小脸挂着丝丝香汗,嘴里发出的娇

 在妹妹许晴晴的娇声中,许匿一阵急速的动,随之用力向上一身子,巴的头就抵在了她的子头上,将浓烫的进了妹妹许晴晴的子深处“哦…”许晴晴也在哥哥许匿把他的进自己的子深处的同时达到了高“啊…哦…哥…哥…得…好…”然后,力地趴在了许匿的口上,脸在他的口上摩挲着说道:“嗯…哥…你的好多呀…里那么多…怀…怀孕了怎么办?”

 许匿搂着趴在自己怀里享受着高余韵的妹妹许晴晴,手在她的头发上摩挲着答道:“怀孕了就生呗!”然后,把许晴晴的脸捧了起来,看着她的眼睛笑着说道:“好妹妹,要是你怀孕了,那你就给哥哥生个儿子。”

 “呸,美的你,要生,我也得先给爸爸生完了,才能给你生!”许晴晴听哥哥许匿说让自己给他生儿子,就笑着说道。

 许匿一听妹妹说要先给父亲生儿子,笑着说道:“干吗你要先给爸爸生儿子,你的小爸爸还没有着呢,你怎么给爸爸生儿子?”

 许晴晴道:“那还不好办,我让爸爸我的不就得了吗!”

 许匿道:“让爸爸你的,妈妈能够同意吗?”

 许晴晴道:“妈有什么不同意的?你没看爸爸外婆的,妈妈都没反对”

 许匿道:“那可不一样,妈妈不反对爸爸外婆的,可不等于不反对爸爸你的,因为你毕竟是她和爸爸的女儿呀。”

 许晴晴道:“没什么不一样的,妈妈既然同意爸爸自己母亲的,也就不会反对爸爸自己女儿的的。”

 许匿道:“那一会儿吃饭的时候,咱们悄悄地问问妈妈,看妈妈同意不同意让爸爸你的?”

 刚刚过身的许晴晴声音有些嘶哑,趴在哥哥许匿的身上娇慵地应道:“好吧,那我们就看妈妈到底同意不同意爸爸我的!”

 站在门口听着许匿和许晴晴这小兄妹俩边边说着话的倪匡印和倪红霞父女俩的心里都不约而同地暗暗赞成许晴晴的小让她父亲许是之,这种了常伦的刺想法让他们父女俩的手都情不自地摸向了自己的下体。此时,倪匡印的巴一翘一翘的早已硬了起来,把他宽松的裆高高地顶成了一座帐篷,而倪红霞也感觉到了自己的下身刚才还没有完全干的里又有一股体控制不住地了出来,顺着自己有些发抖的‮腿双‬成了溜,她感觉自己‮腿双‬有些支持不住马上就要摔倒一般,手下意识地扶向房门,把本来就虚掩的房门给推开了。

 这一下,不仅把倪匡印吓了一跳,同时也把还沉浸在刚才的高余韵当中,赤着身体搂抱着躺在上的许匿和许晴晴兄妹俩吓了一跳。

 当许晴晴的里仍然着哥哥许匿的巴从他的身上坐直了上身,看到站在门口的外公倪匡印和母亲倪红霞后,她以一种与其年龄不相符的速度很快就恢复了平静,若无其事地问道:“外公,妈妈,你们怎么来了?进屋吧。”

 许晴晴这一主动地问讯,到把倪匡印给问住了,他口吃道:“啊,啊,你们…不…我…我是来叫你们俩去吃饭的。”说着这话的时候,他的双眼却直沟沟地盯着外孙女许晴晴那着的身体,同时也感觉到了自己裆里的巴在不停地抖动着。

 倪红霞的脸在自己不留神把虚掩的房门碰开的同时唰的一下红了起来,她对自己偷看儿子跟女儿被发现而感到羞愧难当,但是她毕竟是这两个孩子的母亲,必须还要矜持一下,要不然还真无法面对自己眼前的情景。她努力地稳定自己的心跳的速度,虽然她见过自己的父母、公婆之间的换,也见过自己的母亲被自己的老公,而且刚刚还当着父亲和公公的面把自己的下体故意给他们看她知道自己很,但是如今看着自己的一双儿女就在自己眼前的上赤身体地纠在一起,这让她确实有些不知所措。

 “啊…咳!”这时的倪匡印却已经缓过神来了,他装作若无其事地清理了一下嗓子,说道:“啊,晚餐已经准备好,你们兄妹俩赶快收拾收拾吃饭了。”

 说着,转过身向倪红霞使了个眼色,双手扶上她的双肩推着她转身向屋外走去。

 正一脸尴尬不知所措的倪红霞被父亲倪匡印从房间里推了出来,她惑地看着父亲,问道:“爸爸,你怎么把我给推出来了?”

 倪匡印道:“不把你推出来,难道你还要在房间里看着你这两个宝贝儿女呀!”

 倪红霞道:“没想到,他…他们兄妹俩…怎么…怎么会这样!”

 倪匡印安慰道:“孩子已经长大了,就由着他们去吧。”

 “可…可他们是亲兄妹呀!”倪红霞道。

 “亲兄妹又算得了什么,是之和你还是夫呢,你还不是照样让你老公你妈的!”倪匡印不无酸意地说道。

 听了父亲的话,倪红霞瞪大了双眼,无话可说了,但是她仍然还有些转不过弯来“匿儿和晴晴毕竟是亲兄妹,与是之我妈的可不一样,他只不过是女婿丈母娘的,辈分不一样。”

 “那按你的说法,辈分不一样就可以,我岂不是也可以你的了?”这句话一出口,倪匡印自己也吓了一跳,他根本什么都没想就口而出了。

 听了父亲倪匡印的话,倪红霞也楞了一下,本来还有些想责怪父亲的意思,突然不知都跑哪里去了,嘴中却冒出了“爸,难…难道你也想女儿的?”

 话一出口,倪红霞也纳闷自己怎么冒出这么句话来。

 倪匡印原以为自己的这句话会让女儿恼羞成怒的,可是没想到女儿倪红霞的话让他更没有想到。他的眼神突然变的兴奋起来,本来抓着她双肩的手紧了紧,双眼盯着女儿倪红霞说道:“红霞,你说什么?”

 倪红霞以为父亲倪匡印会对自己的话不高兴的,见了父亲那突然变得兴奋而充满的眼神,她明白了父亲的心思,她努力隐藏着自己心里所想,嘴中却淡淡地回答道:“啊,我没说什么呀?”

 一听女儿倪红霞这样说,倪匡印有些傻眼,他原以为追问一句好确定女儿的意思,却没想到女儿只是淡淡地一句“没说什么”倪匡印有些急了,他抓着女儿倪红霞的双肩的手更加紧了“你刚才不是问…问?”问什么,下面的话,倪匡印也无法说下去了。

 “哎哟!爸爸,我的肩膀都被你抓疼了!”说着,倪红霞抬起了自己胳臂,一边着双肩一边双眼充满了挑动意味地看着父亲倪匡印,嘴中却反问道:“我问什么了?”

 “你…你刚才问我是否…”倪匡印有些犹疑,但是最后他还是坚定地说道:“刚才你是不是问我想…不想…你的?”

 听了父亲倪匡印的话,倪红霞笑了,她一脸坏笑地看着自己的父亲,说道:“爸,难道说,你真的想你女儿的吗?”

 听了女儿倪红霞的问话,倪匡印的眼睛里仿佛冒出了火一般“想,想,当然想!”

 倪红霞故意又逗他道:“我可是你的女儿呀,你这当爸爸的怎么可以你女儿的呢?要是让我妈妈知道了那还得了!”

 倪匡印马上反驳道:“你是我女儿,之是我女婿,女婿却了丈母娘的

 既然我老婆的被你老公给了,那为什么你老公就可以我老婆的,我就不可以你老公老婆的呢?”说完这句话,倪匡印自己都感到绕口,摇了摇头。

 听了父亲倪匡印这绕口的话,倪红霞的身体照样突然就像有一道电穿过,整个人都变得兴奋起来,充满了无限望的双眼望着自己的父亲,嘴中却平静地说道:“啊,我明白了,爸爸的意思是既然你的女婿了你老婆的,那么你也要你女婿老婆的了!”

 倪匡印真的想笑,他对站在自己眼前的女儿有了种从未有过的冲动、望,他感到自己的巴在裆里蠢蠢动,他感到自己眼前的这个女人只是一个漂亮的、能够让自己产生望的女人,而不是自己的亲生女儿。

 倪红霞继续柔柔地问道:“爸爸,既然你的女婿了你老婆的,那你也就如法炮制,你也你女婿老婆的,看你女婿有什么话说。”

 “可是,可是。”倪匡印一咬牙,道:“可是我女婿的老婆就是你呀,你毕竟是我的女儿呀!我怎么能够…”

 还没等父亲倪匡印把话说完,倪红霞就拉过仍然放在自己肩上的父亲的双手放在了自己丰脯上,柔柔地说道:“爸爸,你呀就别把我当作你的女儿,你只管把我当作是你女婿的老婆好了。”

 倪匡印的手放在女儿那柔软丰脯上,只觉得女儿的房软软的,一种从未有过的异样感觉如电般传遍全身。但是自己的手现在握着的毕竟是自己女儿的房,让倪匡印的心神有所收敛,他急忙又将手缩了回来,说道:“红霞,你毕竟是我女儿,我不能…”

 自己的父亲的双手握着自己的房,让倪红霞也全身颤抖、心澎湃起来,她只觉得自己仿佛被一种有些变态的心理抓住了心,整个身体都飘了起来,但是父亲的手突然收了回去,让她飘着的感觉又突然掉到了下来。倪红霞红红的脸上出了极度的失望,但她很快又笑了一下,手朝父亲倪匡印裆下面的突起伸了过去,隔着子握住了父亲那已经因为充血而热热的巴,以一种让人无法逃避的表情笑着说道:“啊…哦,爸爸,你的巴都硬起来了,难道你真的不想用你这你女儿的吗?”

 倪匡印被女儿倪红霞的动作和话语挑逗得有些不知所措了,他只觉得自己的呼吸沉重起来。倪红霞的手隔着子在父亲倪匡印的巴是摩挲着,同时自己也越来越兴奋,她感觉自己的连带生殖系统都在动着,有大股的了出来,顺着‮腿双‬向下淌着。她的手迫不及待地把父亲倪匡印子的拉链拉开了,巴立刻弹了出来,硕大头上分泌出的体随着巴的弹动画出了一道弧线撒到了倪红霞赤在短裙外的大腿之上。

 这一下让倪红霞更加兴奋起来,她迅速蹲下身体,俯首就把父亲倪匡印的那巴含进了自己的嘴中起来。自己的巴被自己的女儿含进了嘴中并被着,前所未有的刺传入了倪匡印的大脑之中,他下意识地将双手伸到了女儿倪红霞的脑后紧紧地抱住了她的脑袋,下身也跟着动起来。

 倪红霞一边加大速度吐着自己嘴中父亲倪匡印的巴,一边用手轻轻地捏着父亲的那两颗随着他的身体动而摇动的卵蛋。

 倪匡印的大巴在女儿倪红霞的嘴中进出着,他抱着女儿倪红霞的双手不知不觉间越抱越紧,整巴都进了女儿倪红霞的嘴中,硕大的头顶在了她的喉咙深处。

 父亲倪匡印硕大的头对自己喉咙的撞击,让倪红霞感觉呛了一口,她急忙张开嘴巴把父亲倪匡印的巴从嘴里吐了出来,然后双手握住巴快速地‮弄套‬起来。随着女儿倪红霞的手快速地套动自己的巴,倪匡印就感觉自己如在空中漂浮一般,他感到自己的囊在动着,望也逐渐升腾起来,抱着女儿倪红霞头的双手也越来越紧,嘴中发出了长长的“啊啊”之声。

 倪红霞马上意识到了父亲倪匡印就要了,她迅速张开了嘴巴,对准了父亲就要发巴,一股股浓浓的进了她的嘴中。倪红霞没有想到父亲倪匡印居然有如此的爆发力,这股一直到了她的喉咙深处,把她得几乎呛着。倪红霞连忙把嘴里瞬间就被得满满的父亲的连着咽了两口,把父亲的全部进了自己肚里,然后又把残余在父亲倪匡印巴上的了又,舌头又在自己嘴了几圈,把溅到嘴边上的进了嘴里,抬起头看着仍然沉浸在足感中的父亲倪匡印,柔声道:“爸爸,没想到你的居然还如此之多,到我嘴里好多啊?”

 女儿倪红霞的话,把倪匡印从刚才的快中拉了回来,他低头看着蹲在自己身前的女儿,想起刚才发生的事,满脸通红尴尬在了那里,嗫嘘着道:“红霞,我…”

 看着父亲倪匡印那尴尬的模样,倪红霞笑着说道:“爸爸,你的得好多啊,都快把我的肚子撑大了。”

 倪匡印一脸尴尬地低下了头,急着去拉自己子的拉链,试图把自己的巴放进子里来掩盖自己的尴尬。可是,由于慌忙而为之,不小心拉链却把巴给夹了一下,让他不地“啊”了一声。

 倪红霞见状,笑着说道:“爸爸,你着什么急呀,看把巴夹着了吧!”

 倪匡印尴尬地笑道:“能不急吗,咱俩来叫孩子吃饭到现在还没回去,一会儿他们该着急找来了。”

 就在倪红霞蹲在房间门口给父亲倪匡印口的时候,屋里面许匿、许晴晴兄妹也已经完了,当他们开始收拾残局的时候,却从没有关严的房门发现母亲倪红霞正嘴中叼着外公倪匡印的巴为他口呐。这一场景让许匿和许晴晴这小兄妹俩登时目瞪口呆,他们俩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外公和母亲这父女俩也会在一起,而且这一靡的场景就在兄妹俩刚刚的房门外。尤其当他们俩看到母亲倪红霞咽着外公倪匡印在她嘴里的时,许匿那刚刚软下来的巴又硬了起来。

 许匿在妹妹许晴晴的耳边悄声说道:“晴晴,你看妈妈给外公口的样子好呀!”

 许晴晴也说道:“哥,你看,外公的巴好大呀!”

 许匿笑道:“那你想让外公的大你的吗?”

 许晴晴反问道:“那你也想让妈妈给你口吗?”

 许匿道:“想,当然想,就怕妈妈不让,反而骂我。”

 许晴晴道:“我看不会,既然妈妈都能够给外公口,就能够也给你口

 说这话时,许晴晴自己也知道根本心里没底。

 许匿又道:“晴晴,外公的那巴真大,要是你的你能行吗?”

 许晴晴道:“我看外公的巴也很大,真的要是进我的小里不知我能不能受得了!”说着,她的手又握住了许匿的巴,问道:“哥哥,你的巴又硬了,你还能我的吗?我的小儿又了。”

 许匿也跟许晴晴一样,早就想把自己的进一个里了,听了妹妹许晴晴的话,立刻兴奋地说道:“那你向妈妈那样给我口好不好?”

 看着哥哥许匿那重振雄风的巴,许晴晴欢喜地‮弄套‬了两下,然后蹲下身子张开嘴巴把巴含进了嘴里弄起来。同时她的一只手也伸到了自己水泛滥的小弄起来,水不断地从她的小里源源不断地往外着。

 当许匿整个巴进入到许晴晴嘴巴里的时候,许晴晴立刻就感到了哥哥许匿巴的长度,巴只抵她的喉咙,让她立刻哼了一声。看着自己的巴渐渐地进了妹妹的嘴巴里,许匿开始前后动起来,并逐渐地加大着动的速度。

 许晴晴一边抠弄着自己难耐的小,一边用嘴配合着哥哥许匿巴的动。只听“啊…”的一声长叹,随着手抠弄自己速度的加快,许晴晴感到一股灼热的从自己的道深处涌而出,溅得自己满手全是

 与此同时,许匿也在妹妹的口之下到达了顶峰,一股冲关而出,进了许晴晴的口腔之中。许晴晴立刻紧紧地“咬”住叼在自己嘴里的哥哥许匿的巴,生怕他的巴从自己的嘴里滑落出来,她只感到大股大股的源源不断地进了自己的嘴里,顺着喉咙咽进了自己的肚子里。

 许晴晴一边大口地咽着嘴里的,一边双眼深情地望着哥哥许匿,随着逐渐地被许晴晴都咽进了自己的肚里,她不断颤抖的身体也逐渐地恢复了过来,她亲吻着许匿的巴温柔地说道:“哥哥,你真,我的小儿里你还没完,你又了我满嘴。现在我的肚子里已经被你的给喂了,一会儿都不用吃饭了。”

 许匿把巴从妹妹许晴晴的嘴里了出来,笑嘻嘻地把巴放在她的脸上擦了擦,一边擦着一边笑着说道:“晴晴,你是吃了,我可是饿了,我们收拾收拾吃饭去吧。”

 看着哥哥那刚刚既过自己小过自己嘴巴的巴在自己的脸上擦来擦去,许晴晴意犹未尽地点了点头,站起身来一边擦着被哥哥抹在脸上的一边拉着哥哥许匿的手打开房门准备去吃饭。

 当他们俩打开房门的时候,倪匡印和倪红霞父女正站在门外准备离开,看到他们兄妹打开了房门,倪红霞又下意识地拉了拉自己勉强可以盖住自己股的短裙裙摆,笑着说道:“我的好儿子、好女儿,你们一定很愉快吧!”

 这句话把许匿和许晴晴说得立刻满脸通红忸怩起来,倪匡印一见这尴尬的场景,立刻笑道:“这有什么可不好意思的,祝你们俩玩的快乐!”“玩”字说得很重。

 倪红霞也马上附和道:“对,对,祝你们俩”玩“得快乐!”

 许匿和许晴晴一听就明白了,母亲和外公并没有怪罪他们的意思,而是等于变相地在鼓励他们兄妹在一起,兄妹俩立刻互相看了一眼后会心地笑了起来。

 倪匡印道:“既然你们小兄妹俩玩的快乐了,那我们现在该去吃饭了。”说着,首先伸出手挽住了外孙女许晴晴的胳臂笑着说道:“晴晴,来,搀着外公一起去吃饭。”

 许晴晴立刻应道:“好,那我掺着外公一起去吃饭。”说完,整个身子几乎都靠在了外公倪匡印的身上,向餐厅走去。

 见妹妹偎着外公向餐厅走去,许匿马上也挽住了母亲倪红霞的胳臂,说道:“妈妈,妹妹掺着外公一起走了,那我就搀扶着妈妈一起去吃饭吧。”说着,就把他母亲倪红霞几乎整个人都搂进了自己的怀里,拥着她向餐厅走去。

 本来倪匡印和倪红霞父女是叫孩子去吃饭,没想到却意外地发现了许匿和许晴晴兄妹的情,由这兄妹俩的情又引发了他们父女俩的情。

 倪红霞依偎在儿子许匿的怀里向餐厅走着,她看着走在前面的女儿许晴晴偎在外公的怀里,两条雪白的长腿内侧明显还的痕迹,心想:“但愿晴晴不要怀上她哥哥匿儿的孩子。”心里虽然这样想着,但是她的下意识里又有着希望自己的女儿真的能够怀上自己儿子的孩子的矛盾心里期盼。想着想着,倪红霞感到她的子动着,有股体从她的子深处向外涌,她感到她的‮腿双‬无力地在打颤,身体软软地几乎全靠在了儿子许匿的身上。

 许匿本来是挽着母亲的胳臂的,但是他渐渐感觉母亲的整个身体都在往自己的身上在靠,仿佛自己如果不扶助的话,母亲就会倒下一般,他马上把胳臂从母亲的臂弯里了出来搂住了目前的肢,手放在了母亲感的部,转头问道:“妈妈,你怎么了?”

 倪红霞靠在儿子许匿的怀里,肢被儿子搂着,她忽然有了异样的感觉,她想就这样偎在儿子的怀里不分开,她转过头贴在儿子许匿的耳边故意神秘地悄声问道:“匿儿,告诉妈妈,什么时候跟你妹妹上的?怎么妈妈一点都不知道”

 许匿一听母亲问自己什么时候跟妹妹许晴晴上的,听母亲的口气并没有责怪自己的意思,于是就大胆地答道:“大概有一年了吧。”

 倪红霞吃惊道:“什么,你们兄妹俩上已经一年了?”

 听了母亲吃惊的话,许匿也吃了一惊,他有些担心地问道:“妈妈,你要责怪我们吗?”

 倪红霞马上道:“不,不,我不是责怪你们兄妹俩,我的意思是我的儿子和女儿都已经上一年了,而我这个做母亲的居然一点都不知道,要责怪的话,也应该责怪妈妈才对。”

 听了母亲的话,许匿笑道:“那怎么能够责怪妈妈呢,是我不好,居然跟自己的亲妹妹上让妈妈担心!”

 倪红霞也笑道:“那我们母子俩就都不要自责了,我是担心你们兄妹俩是否采取了避孕的措施,你们俩还小,一旦晴晴怀孕了怎么办?”

 许匿道:“刚刚开始跟晴晴上的时候,我们俩谁也没想过怀孕的问题,后来我跟晴晴说万一她怀孕了怎么办,你猜晴晴怎么说?”

 “晴晴怎么说?”倪红霞急问道。

 “晴晴说如果她怀孕了她就生,她可不想谋杀她自己的孩子。”许匿说道。

 听了儿子许匿的话,倪红霞笑了“这傻孩子,你们俩现在还小,要是生孩子也得等到晴晴十六岁以后才可以。看起来,我这个当妈妈的得给你们俩好好上一堂教育课了。”

 还没等许匿说话,走在前面的许晴晴突然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来笑嘻嘻地说道:“妈妈,你现在才想起给我们上课是不是已经太晚了,我和我哥早就从你们这些大人身上学过了。”

 一直搂着外孙女许晴晴的肢往前走的倪匡印一听,疑问道:“晴晴,我们大人谁教你们兄妹俩…这…这个了?”“”两个字差一点从倪匡印的嘴中说出。

 许晴晴笑着对倪匡印说道:“外公,今天我可和哥哥看到你和外婆、爷爷、的表演了!太精彩了!简直可以跟外国的电影媲美了!”

 一句话提醒了倪匡印,他和倪红霞刚才在门口看到了屋里的电视里播放着他和老婆金梦与许还河、乐敬衣一起换夫戏,那是许还河的部下从国外带回来送给他的摄象机和几盘外国的秽电影录象带,他们一起看了之后,在乐敬衣的建议下拍摄的,没想到让这两个孩子怎么给看到了。

 想到这,倪匡印问道:“你们什么时候看到的?”

 许晴晴道:“刚刚看到。”

 倪红霞问道:“那你们俩怎么发现那盘录象带的?”

 许匿道:“今天我们同学借给了我两盘武打录象带,我和晴晴准备看,没想到我们打开录象机的时候却发现录象机里有一盘录象带,我们打开一看,没想到却是外公你跟外婆还有爷爷、一起演的,真让我俩大眼福了!”说着,冲外公倪匡印摇摇头、笑了笑。

 倪红霞笑着埋怨父亲倪匡印道:“爸,你看,你们也不把自己演出的节目收藏好,让孩子们都看到了,把两个孩子腐蚀坏了你们可要负责呀!”

 倪匡印道:“这事你可不能怨我,你应该埋怨你公公、婆婆,是在他们家,他们没有把录象带收藏好。”然后,又接着道:“再说了,也不能都怪我们呐,匿儿和晴晴也不是看了录象带才上的,他们小兄妹俩早就上了,恐怕是你这个做母亲的责任吧。”

 倪红霞听父亲这样说,本来她也没有责怪谁的意思,只是她对自己的儿子和女儿上有些突然罢了,于是她笑着说道:“好,好,我们谁也不要责怪,只要匿儿和晴晴他们兄妹俩愿意,我这个做母亲的不反对,你们大家都不反对的话,那我们全家干脆一起来好了!”最后这句话一出口,连倪红霞自己都吓了一跳。

 这句话听到许匿和许晴晴的耳里的效果可不一样,许匿搂着母亲肢的胳臂一紧把倪红霞拉进了怀里,伸嘴就在她的嘴上吻了一口“妈妈,我爱你!”

 许晴晴也一转身,捧起外公倪匡印脸在他的额头上亲了一下,嘴中说道:“外公,我爱你!我也爱爷爷、爸爸、哥哥和家里所有的人!”

 气氛马上发生了变化,四个人幸福的欢笑声立刻大声地响了起来…  m.pPmmXs.COM
上章 幸福家庭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