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幸福家庭 下章
第09章
 几天后,就是母亲乐敬衣的生日了,作为儿子的许是之自然是要琢磨着给母亲买一件具有什么象征意义的生日礼物了,他苦思冥想了好久也没有想出来到底给母亲买什么样的生日礼物才能让母亲高兴,而且终身难忘,以代表他这个作儿子的一片孝心。实在想不出来送给母亲什么样的生日礼物好了,许是之只好向老婆倪红霞讨教,自己这个作儿子的到底应该给母亲买什么样的生日礼物才能让母亲开心,对儿子有深刻的印象。

 晚饭后,夫俩与往常一样依偎在沙发里观看电视节目。许是之搂着偎在自己怀里的老婆倪红霞,一边把手身进她本就穿的不多的衣衫里‮摩抚‬着她的身体,一边问她道:“老婆,过几天就是我妈的生日了,你看我们这作儿子儿媳妇的应该买什么样特别的礼物送给妈妈,才能让妈妈她老人家高兴呢?”

 倪红霞的头被老公许是之的手指捏弄得早已硬起来,身子也早已被摸索得浑身酥软无力,她嘴中含混不清地呢喃道:“…啊…老公…你说…说…我…听你的…快…我…要…你的…巴……好…好……快…”

 许是之一楞,然后马上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于是笑道:“老婆,我说的是给妈妈买什么生日礼物,你说什么呐?我以为你要给妈妈买个巴呢!”

 听了老公许是之的话,倪红霞也笑了“你听哪儿去了,我是说…说…我的…要你的巴。什么给妈妈买个巴!”

 许是之笑道:“我问你妈妈过生日,我们给买个什么生日礼物好,你说”巴“,我还以为你说给妈妈买个巴当生日礼物呢!”

 倪红霞笑着说道:“臭老公,就你会说,就算给你妈妈买生日礼物,也用不着给你妈妈买个巴呀!你那不是有现成的巴可以给你妈妈用吗!”

 许是之一听老婆倪红霞说自己的巴可以给妈妈用,他立刻笑着在老婆倪红霞的身上搔弄着说道:“我的巴给我妈妈用了,老婆你用什么?”

 倪红霞一边扭动着身体躲避着老公许是之的手在自己身上的攻击,一边笑着说道:“我和你妈妈共用你的巴呗。”

 看着老婆倪红霞偎在自己的怀里扭动着身体发着说着语的模样,许是之的巴立刻充血硬了起来“老婆,怎么,你的了?要老公的大吗?”说着,开始倪红霞本来就穿得不多的衣裳。没几下,就把她得浑身条赤光,一丝不挂了。

 被老公得一丝不挂酥软在许是之怀里的倪红霞此时早已是浑身燥热、津,整个人都瘫软在许是之的怀里了。许是之边‮摩抚‬着怀里的老婆,边抱着她站起身来向卧室走去。

 抱着浑身不着寸缕的老婆倪红霞来到卧室后,许是之把倪红霞仰面放到了大之上,倪红霞呈“大”字仰面瘫软在了上,两个白白、丰漂亮的房高高地耸立在脯之上,两条修长的大腿劈开着,高高隆起、光洁无部一片上的钻石环泛着熠熠光芒。

 看到老婆倪红霞这靡的姿态,许是之本就已经起的巴立刻昂起了硕大的头,把他的内高高地顶了起来,嘴中也泛起了津涎,喉咙一动,情不自的咽了一口口水。

 他一边看着眼前扭动着一丝不挂身躯的老婆倪红霞,一边把自己身上的衣物全部了下来,又又长又大的巴“扑楞楞”从子里弹了出来,画出了一道美妙的狐线。

 看着老公许是之的大巴从子里弹了出来,倪红霞情不自地把自己的两条修长的‮腿双‬屈起成了“M”型,本就高高隆起、光洁无部抬得更加高了,一颤一颤地摇动着,翕动的如同两片舞动翅膀的蝴蝶,戴在的上的钻石环随着的舞动一闪一闪地跳动着,一条透着晶莹粼光的水如小溪般从蝴蝶翅膀间潺潺地了出来。

 盯着老婆倪红霞的如同蝴蝶翅膀般地舞动着,许是之的眼光被舞动着的“蝴蝶翅膀”上闪着荧光的钻石环吸引住了,他脑中突然有了灵感,嘴中情不自地说道:“有了,有了,给妈妈买什么样的生日礼物有了!”

 扭动着燥热发身躯的倪红霞正期待着老公许是之的大入自己难耐的里,突然听许是之说“给妈妈买什么样的生日礼物有了”本来急不可耐期待老公的进自己的使劲自己的心情立刻被转移到了婆婆的生日礼物上。她摇动着股的身躯停在了半空之中,口中问道:“老公,你说什么?给你妈妈买什么生日礼物你想好了?”

 许是之笑道:“是的,我想好了。”

 倪红霞高抬的部停在半空之中,嘴中问道:“那你打算给你妈妈买什么生日礼物?”

 许是之看着老婆倪红霞高抬着的部并没有放下来,他笑着说道:“老婆,你是不是把你的股放下来听我告诉你!难道你就这么股,不怕累呀!”

 然后,伸手用两指头捏住了倪红霞上的钻石环,一边轻轻地拽着一边说道:“你说咱们就给妈妈买这个怎么样?”

 倪红霞听老公许是之说给他妈妈、自己的婆婆买的生日礼物就是捏在老公许是之手指间把玩着的、自己上的钻石环,立刻微笑着附和道:“好!好!

 老公你真聪明,对,我们就给你妈买一枚钻石环,而且我看还应该由你亲自给你妈妈戴在她的上…”停了一下,她又疑问地看了老公许是之一眼道:“就是你往你妈妈的上给她戴环的时候,不知道你爸爸会不会吃你的醋”

 许是之笑道:“我爸爸不是有你这个儿媳妇吗!他还有什么可吃醋的。”

 倪红霞疑问道:“我这个当儿媳妇的跟你爸爸吃你的醋有什么关系?”

 许是之笑道:“你是一会聪明一会糊涂,我爸爸要是上了你这儿媳妇,你说他还会再吃我这当儿子的他老婆的醋吗!”说到这,许是之不无得意地笑道:“到时候我就跟我老爸玩换游戏,我爸我妈与你爸你妈玩换游戏,我老爸肯定没想到他还会跟他的儿子玩换游戏,哈哈…,老婆你说我爸是吃醋呢还是高兴?”

 倪红霞一听老公许是之说他要跟自己的父亲玩换游戏,而且自己就是游戏中的主角,心里立刻产生了一种异样的感觉,一抹红霞飞上了脸颊,动起来,连她的子都有了动的感觉,蝴蝶翅膀般的翕动着颤动了起来,一股津从中溢了出来。

 见老婆倪红霞听自己说跟她的公公、自己的爸爸换立刻有了兴奋的感觉,脸上红涌动,许是之低头向她的下体看去,只见一股水正从她那两片张开间汨汨地出,顺着隙过了她那美丽的‮花菊‬蕾滴了下来。

 许是之笑道:“老婆,听说我跟我爸爸、你公公换你就兴奋起来了!是不是恨不得现在就让你公公的进你的里呀!”

 听老公许是之这么一说,倪红霞那让人窥中心事的尴尬使她的脸更加地涨红起来,她低声说道:“要是你再跟我爸爸、你岳父也换就更好了!”

 许是之一听老婆倪红霞冒出了这么一句,立刻会心地笑了,于是调侃道:“是啊,既然我已经了你爸爸的老婆的,那我也得投桃报李,让你爸爸我老婆的呀,这样才不会让我的岳父大人吃亏吗!”

 倪红霞听老公许是之又说要跟岳父、自己的爸爸换,那不就等于要让自己的亲生父亲自己的吗,这一下更让她全身心地动起来,子立刻搐了一下,大量的水从她动的中涌了出来,把本就已经水涟涟的部弄得更加的如洪灾般泛滥了。

 倪红下想着老公说的话,她象真有了父亲的巴就要进自己中的感觉,老公许是之那高高昂着头的大巴仿佛变成了父亲倪匡印的巴,她嘴中喃喃道:“爸爸,爸爸,快,快女儿,快用你的大女儿的,女儿的需要爸爸的大巴…”

 听着老婆倪红霞嘴中念叨着“爸爸的巴”许是之笑了,他伸手握住了自己的巴,一边慢慢地套动着,一边温柔地说道:“乖女儿,别急,爸爸这就用爸爸的大乖女儿的。”说完,他把老婆倪红霞的‮腿双‬劈了开来搭到了自己的双肩之上,把自己早已等待已久的大头顶在了她水泛滥的上,身体一用力,大的巴就进了倪红霞的中,并且迅速地动起来…转眼间乐敬衣的生日就到了。

 这天傍晚,许是之与老婆倪红霞开着车到学校接上放学的儿子许匿和女儿许晴晴,回到了爸爸妈妈那里去参加母亲乐敬衣的生日聚会。

 当他们一家人到来的时候,倪红霞的爸爸倪匡印和妈妈金梦都早已经先他们一步到达了,四个人围坐在一起一边说着话一边等待着他们一家的到来。

 倪红霞把车停稳后,许是之怀中抱着一大抱为母亲乐敬衣准备的生日鲜花首先下了车,接着许匿如同情人般亲昵地牵着妹妹许晴晴的手也从后座下了车。

 当他们的汽车笛声响起的时候,坐在亲家倪匡印大腿上一边手伸进他的子里玩着他的巴一边跟亲家母金梦说着话的寿星乐敬衣松开了手里玩巴,站了起来“孩子们来了!”一边整理着有些被倪匡印弄了的衣衫,一边向门外走去。

 见乐敬衣从老公倪匡印的大腿上站了起来,打开房门接女儿、女婿一家的到来,金梦在正在把自己的衣衫掀起用嘴啃咬着自己头的许还河的头上轻轻地拍了一下“好了,孩子们来了,别吃了,一会儿有得是时间让你吃个够。”说着,也整理了一下衣衫,伸手拉过了老公倪匡印的手,在刚刚把自己的头从嘴里吐出来的许还河的股上拍了一巴掌“还不快去接你儿子、儿媳妇去。”

 说完,与老公倪匡印一起跟着乐敬衣、许还河了出来。

 牵着妹妹的手走在前面的许匿一见乐敬衣来接他们,立刻松开了牵着的妹妹许晴晴的手,嘴中喊着“”快步扑进了乐敬衣火一般热的怀里,整个脸贴在了乐敬衣的前不停地磨蹭着,嘴中还不停地叫着“生日快乐!”

 看着儿子许匿跟乐敬衣的亲热劲,以及乐敬衣那看着孙子许匿的充满了混杂着情爱恋的眼神,许是之与倪红霞的心里都不地咯噔一下,夫两人情不自的互相看了对方一眼,然后心领神会地脸上出了会心的微笑。

 “宝贝,好孙子,我的小宝贝,我的心肝!”乐敬衣双手抱着孙子许匿的身子笑着说道:“乖宝贝,好孙子,想死了!你想不想啊?”

 许匿也是旁若无人地勾住的脖子,身子在乐敬衣的前磨蹭,脸贴上了乐敬衣的脸斯磨着,嘴也亲上了乐敬衣的嘴,舌头在她的上滑动,一条腿有意无意地抵进了乐敬衣微微叉开站着的‮腿双‬之间,大腿顶在了她的大腿私处往上用力磨蹭着。

 自己的手正被哥哥许匿的手握着心里充满了甜蜜感觉的许晴晴突然手又被哥哥许匿松开了,看着哥哥许匿放开了牵着的自己的手扑进了的怀里,许晴晴有了失落的感觉,她不高兴地嘟着小嘴说道:“偏心,晴晴也要抱抱”

 说着,紧走几步,也扑进了乐敬衣的怀里,双手连同许匿一起全都搂进了自己怀里。

 乐敬衣正被孙子许匿弄得有些不知所措,许匿的舌头在她的嘴动,身子在她的前磨蹭,大腿顶在她的私处,让她情不自地浑身动起来,中有了感觉,一股水从了出来淌到了大腿上。许晴晴这时又扑进了自己的怀里连同许匿一起搂住了自己,这样正好解了乐敬衣的尴尬,她满脸通红、不自然地说道:“也一样爱晴晴,你们俩都是的好宝贝!”

 许匿正在乐敬衣的怀里享受着从未曾有过的异样感觉,突然妹妹许晴晴的加入把他从美梦中拉了回来,他不无失望和遗憾地松开了紧搂着乐敬衣的双手,一脸的没尽兴,对妹妹许晴晴说道:“就你瞎捣乱,搅和!”

 许晴晴也不示弱,撇嘴道:“过生日当然也有我一份,谁说我瞎捣乱,搅和了。”

 见这小兄妹俩因为与拥抱的事情而斗着嘴,大家都不莞尔。

 倪红霞看着婆婆乐敬衣那张红满面的脸,心里也起了波澜,她知道婆婆此时的身体里一定涌动着,看起来婆婆乐敬衣的不仅会被她的儿子,恐怕还会成为她的孙子的玩具。一想到自己老公许是之的巴、儿子许匿的进婆婆乐敬衣里的样子,倪红霞的身体也立刻动起来,脸上也悄悄地泛起了红中生起了一股津,顺着她那因为没有穿内的私处到了腿上。

 看着自己的外孙许匿与乐敬衣那有些超乎寻常的亲热,再加上外孙女许晴晴那么一搅和,倪匡印与金梦也互相望了一眼,两个人会意地笑了起来。

 许还河见自己的孙子许匿跟他乐敬衣的亲热十分特别,他也就心领神会了,于是笑着对孙女说:“晴晴,不跟哥哥争,来,让爷爷抱抱,爷爷跟晴晴好。”

 听到爷爷许还河说抱抱自己,许晴晴瞪了哥哥许匿一眼,转身投入了爷爷的怀中,娇声道:“爷爷好,爷爷喜欢晴晴。”

 许还河搂着怀里的孙女,立刻感觉到了孙女许晴晴那正在发育着的身体的活力,两个尚未发育成房软软地抵在自己的前,让他巴立刻有了反应,把他的裆渐渐地顶了起来,抵在了许晴晴的小腹之上。

 许晴晴搂着爷爷跟他亲热着,虽然她还没有真正发育成,而且家里的人一般从没有什么避讳,与爸爸、哥哥,有时还有爷爷、外公搂抱亲热都是很平常的事情,但是今天不知道为什么跟爷爷拥抱让她感觉特别异样,心脏“嘭嘭”地跳得特别利害,一股成男人的气息让她一点也不想放开搂着爷爷身体的双手,尤其是当她感觉到有东西顶到自己的小腹时,一股幸福的感觉从心底升腾起来。

 许还河搂着怀里的小孙女,硬巴隔着裆顶在了孙女的小腹上,让他预感到了他们这个家族即将要了的纲常伦理就在眼前,双手不地紧了紧,双手把孙女许晴晴抱得更加紧了。

 倪红霞看着自己的一双小儿女跟爷爷亲热着,于是笑着跟站在一边的父亲倪匡印、母亲金梦打招呼道:“爸爸、妈妈,你们早来了。”

 倪匡印笑道:“可不是吗,我和你妈早来了一会儿,正跟你公公婆婆”聊“着等你们呢。”说着,在老婆金梦的股上捏了一把。

 许是之抱着给母亲买的鲜花来到乐敬衣的面前,笑着祝贺道:“妈妈生日愉快!”说着,把鲜花送到了母亲乐敬衣的手里,并且亲吻了了母亲。

 让乐敬衣意想不到的是,在许是之亲吻母亲的时候,他的舌头乘机伸进了母亲乐敬衣的嘴里纠上了母亲乐敬衣的舌头。这一突然的举动,让乐敬衣的心底振颤了一下。

 母亲乐敬衣的这一不易察觉的心灵振颤被许是之通过母亲与自己的舌头的纠及时地捕捉到了,他不动声地把舌头从母亲的嘴里了出来,然后紧了紧搂着母亲肢的双臂,双手在母亲丰股上悄悄地捏了一下,然后看着母亲布满、红红的脸庞眨了一下眼睛,笑道:“妈妈,我们别老在外面站着,还是进屋去吧。”

 这句话立刻提醒了大家“对,对,对,我们应该进屋。”说着,大家就各自互相寒暄着往屋里走去。

 进了屋,大家都围坐在一起聊了起来。聊了一会儿,金梦站起身来,说道:“你们坐着继续聊天,我去准备晚餐。”说着,用眼睛飞了女婿许是之一眼,转身去了厨房。

 看着母亲金梦冲老公许是之飞眼,倪红霞会心地笑了,她在老公许是之的胳臂上掐了一把,笑着说道:“老公,你今天去跟妈去厨房帮助妈准备晚餐。”然后,趴在许是之的耳旁小声说道:“还不快去厨房,你老丈母娘的肯定想你这个姑爷的了。”

 听了老婆倪红霞唆使自己赶快随岳母金梦到厨房去岳母的,许是之笑着看了老婆一眼,又转头看了母亲乐敬衣一眼,嘴中说道:“妈妈,我去厨房帮助岳母准备晚餐,你和爸爸、岳父、红霞你们坐,我去了”说完,转身去了厨房。

 看着老婆金梦摇摆着股往厨房走着的背影以及女儿倪红霞跟女婿许是之那暧昧的表情,倪匡印立刻明白了自己的女婿肯定跟自己的老婆有一腿,他的脸上出了微笑。待女婿许是之跟着岳母去厨房后,倪匡印满眼笑意地盯了女儿倪红霞一眼,并眨了一下。

 倪红霞见父亲倪匡印看自己的眼神里充满了对自己女儿靡的望和挑逗,她冲着父亲眨了眨眼睛,然后重新站起来又在父亲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坐下后,倪红霞把她那本来就不长刚刚盖过膝部的短裙向上拉了拉,黑色的柔软贴身吊带短裙的裙摆在父亲的面前张了开来,出了她那雪白的大小腿。

 女儿倪红霞在自己面前故意的春光立刻把倪匡印拨得他心慌意无法自,他有意无意地弯下向女儿的裙里看去。

 倪红霞见父亲倪匡印弯着偷看着自己故意给他的裙里风光,她又故意的把裙摆又向上提了提,把自己的两条雪白的大腿几乎全部都了出来,以便让父亲把自己的裙里风光看得更清楚些,并给了偷看自己裙里风光的父亲一个暧昧的微笑。

 看到了女儿倪红霞送给自己的那个暧昧的微笑,倪匡印的心定下来了,他更加大胆地向女儿倪红霞的裙里看去。这时倪匡印才发现,女儿倪红霞的裙子里根本就什么也没有穿,雪白的大腿处也是白晃晃的一片,泛着水光的一条鲜红的沟上端似乎闪着一点光亮,这让倪匡印纳闷起来,嘴中不口疑问道:“闪光的那是什么?”话一说出口,倪匡印立刻意识到自己把自己偷窥女儿倪红霞裙里风光的事情暴了,他满脸通红、讪讪地看了亲家许还河、乐敬衣一眼,笑了笑。

 正往上慢慢地拉着裙摆以便让父亲倪匡印赏自己裙里风光的倪红霞也没想到父亲倪匡印的突然发问,这一声问把她也吓了一跳,弄得她也满脸通红,慌忙停下向上拉动的裙摆,把劈开的‮腿双‬也合拢了起来。

 虽然坐在沙发上聊天,但是倪匡印、倪红霞父女的一举一动早就看在了许还河、乐敬衣夫的眼里,见倪匡印、倪红霞父女的尴尬,两人只是笑了笑。乐敬衣更是冲倪匡印做了个鬼脸后,站起身来走到儿媳妇倪红霞的身边坐了下来,笑着说道:“红霞,既然你爸爸那么喜欢看你的裙里风光,那你就让你爸爸看个够吧。”说着,乐敬衣伸手把倪红霞的裙摆给掀了起来,把倪红霞根本没穿任何衣物的下体整个了出来。

 乐敬衣的这个举动谁也没有想到,倪红霞更没有想到,她被婆婆乐敬衣的这个举动吓了一跳,自己没穿任何衣物的下体完全展现在了公公许还河和父亲倪匡印的眼前。最吃惊的还是许还河和倪匡印,他们俩也根本没有想到乐敬衣会把倪红霞的裙子给掀起来,把她的下体完全展现在他们的面前…金梦今天穿着的是一件宽松型的纯白色连衫套裙,裙子后面的拉链并没有完全拉上,束带松松地系着在自己翘的部拖拉着,背着从窗户透进了的阳光可看见她裙子里面根本没穿任何衣物,两条光滑结实的小腿在裙摆外面,雪白的脖项上细细的绒让阳光一晃十分感。

 跟着岳母金梦走进厨房的许是之从后面一把将她搂进怀里,双手按上了她丰房,嘴贴在她的脖子上在上面吹着气,弄得金梦的,她只好偏了头享受着女婿在她的身上活动。

 许是之用嘴左右来回地在岳母金梦的脖子上吹着气,金梦一边切着菜一边转动着脖子,配合着女婿玩着自己。渐渐地,许是之在岳母金梦房上捏把玩的双手移到了她的股上,轻轻地抚摸她丰腴的股蛋。

 金梦被女婿许是之弄得受不了,只好停下了手里的活,把手伸到背后抓住女婿在自己股蛋上抚摸的手说:“坏女婿,你已经把你丈母娘搅弄得无法集中精力做饭了。”

 许是之的手在岳母金梦的股蛋上用力捏着,嘴中笑着说道:“怎么,我的丈母娘,你怕你的女婿分散你的注意力吗?你现在难道不想让你的女婿好好地玩玩你吗?”

 “好,好,丈母娘愿意让自己的女婿玩。”听了女婿许是之的话,金梦转过身来双手搂住了女婿许是之的脖子,柔软的腹部挨上了他的身子“女婿这样玩丈母娘,丈母娘我可有些把持不住了。”然后呻一声,头向后仰,股靠在了操作台上以免自己支撑不住滑倒在地上。

 见岳母金梦如同面条一样浑身软软的,许是之紧紧地搂住岳母金梦,笑着说道:“我的丈母娘,现在你就像是一缕面条,软软的如同没有骨头。”

 金梦听女婿许是之如此说她,她笑嬉嬉地说道:“我的好女婿,你把丈母娘弄得全身都酥软了,自然是没有骨头了。”

 “那还等什么,让女婿在丈母娘的身子里上一骨头就是了。”许是之的双手抓住岳母的股蛋把她的身体向自己的身上拉得更紧了。

 “好,丈母娘的身体里现在正缺女婿的那骨头呢。”听了女婿许是之的话,金梦发出了一声的媚笑。

 自从自己的被女婿许是之的大过之后,金梦的身体里就充满了对女婿迫切的情,女婿的那巴就像是一导火索一般,点燃了她对女婿许是之巴的渴望而咝咝地燃烧着,她的体在女婿许是之的弄之下被彻底地熔化了,每当女婿用他那硕大的弄自己的时,她都会如痴如醉。每次女婿许是之的大巴就像一箫一般进自己的身体里面的时候,金梦都会觉得自己被他的这着、吹着,并且把自己吹得从身体深处发出悠扬厚重的大声嘶叫。

 许是之把岳母金梦的裙子下摆提了上去,他的手探进了岳母那没有穿内的裙子里,就在岳母的部‮弄抚‬起来。金梦的里已经溢出了,如汁般的源源不断地着,她将一条腿抬了起来搭到了操作台上,整个身子都往后仰着劈开了腿,等待着女婿许是之的入自己的身体里。

 许是之看着岳母金梦那期待自己弄的姿势,他便解开了带掏出了自己那早已经是昂首了的巴,侧着身体把巴斜进了岳母金梦那早已经水泛滥的里。

 女婿许是之的巴一进金梦的里,立刻让金梦如久旱得甘的大地般万分激动起来,嘴中随即放肆地哼叫起来。这样的姿势金梦从未体会过,女婿的巴在自己的体内进出,让她尝到了从未有过的刺

 许是之的一只手圈住岳母金梦的肢,一只手把她的裙摆提了上去,把金梦的整个下体暴了出来,然后又低下头张嘴伸出舌头隔着衣物恣弄起岳母金梦晃房。

 在厨房里,怪异的感觉使金梦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金梦从来没有这么滋润过,她感到和女婿许是之的全身每一处都吻合在了一起,每一处都演绎得和谐完美。与女婿,这种了伦理的爱让金梦很足,女婿许是之的巴一进入她的身体里面,她就立刻爽快得不知身置何处,魂魄漫天飘舞了。

 许是之让自己的巴慢地在岳母金梦的动着,而不是像以前岳母那样狂滥送,他只是把巴的头浅浅地放在岳母金梦的口处,用他那硕大的头在她的花瓣的边缘磨磨蹭蹭一会儿,然后再把巴一到底抵在子口上不动。

 金梦被女婿许是之玩得就如同飞上天一般,一波又一波的里冒涌出来,浸泡在女婿在自己里面的头上。金梦的在女婿许是之巴的动中张启含,巴顶撑下的更显得肥美厚实如同盛开的花瓣一般。

 许是之的手又移到了岳母金梦的花瓣上,他掰开岳母那肥厚的,一手指在花瓣的顶端的芽上摸索着,轻轻一按,那小小的芽就逃避到了层层的花瓣里,岳母金梦的身子随着也颤抖起来。

 正在这时候,炉灶上煲的汤“咕嘟咕嘟”地沸了,一些汤汁从锅溢了出来。

 金梦正被女婿许是之玩得全身酥软,她用不连贯的声音说:“锅…锅…冒了…开了…”

 而许是之根本就如同没听到一般反而把岳母金梦的身子搂得更紧了,身体也加大了冲击的力道,狠狠地撞击着她肥白的股,把金梦得嘴中哇哇地大叫。许是之的巴把岳母金梦的顶撞得就如同一朵红心粉‮花菊‬,细长的花辫围绕着花心一会儿拳曲,一会儿吐舌。

 女婿许是之的巴在自己里的顶撞,让金梦着也顾不上已经沸腾了的汤锅了,她不管不顾地绷直着有些痉挛了的腿脚,急促地息着,嘴里哼唱着不成腔调的呻,直到狂风暴雨涌进她的身体,她尖叫着承受身体里女婿许是之的巴对自己全身心的淋后,訇然醉倒。

 许是之把自己的全部进岳母金梦的体内之后,慢慢地把巴从岳母的体内了出来。这时金梦的一条腿已经僵直得几乎不能动弹了,她金独立般一蹭一颠的跛着一只腿去整理已经洒得满炉灶都是冒出来的汤里面女婿许是之进去的便噗噗地从她的里直往外冒涌,顺着她的大腿淌成了溜。

 金梦在厨房一边准备着晚餐一边享受着女婿许是之她的给她带来的愉,俩人嘻嘻哈哈地就这么在厨房准备着晚餐。许是之则一边欣赏着岳母金梦风情万种地忙活着,一边不时地在岳母金梦的身上掏一把摸一把。有的时候,当岳母弯操作的时候,他会把自己的脑袋拱进岳母的弄岳母那仍然着自己进的的肥。整个厨房被这丈母娘和女婿弄得充满了情、靡…  m.pPMmXs.Com
上章 幸福家庭 下章